• HOTO FUDO 面馆,日本 / Takeshi Hosaka Architects

  • 历史悠久的《大西洋》杂志推出新 LOGO 和定制字体

  • YOSO 日式餐厅品牌设计

  • RIMOWA 很忙:除了和 DIOR 的联名,又有和 Supreme 的新作

  • 为迎接 100 岁生日,华纳兄弟(Warner Bros)启用新 LOGO

  • 喜力啤酒更新了包装,进一步强调自己纯麦芽啤酒的身份

  • 每周一书:彼得·布鲁克《空的空间》

  • 精致又高端 Cihuatán 朗姆酒包装设计

  • 著名品牌咨询公司 Wolff Olins 启用全新品牌 LOGO

  • 建筑新跨界 隈研吾 x ASICS 联名跑鞋即将发售

  • 家庭浴室全能选手——汉斯格雅柯洛玛 E 淋浴管套装

  • 家庭浴室全能选手——汉斯格雅柯洛玛 E 淋浴管套装

  • 每日一图:属于芬兰的“MUJI 式生活”

  • 全新非接触式饮水器现身伦敦街头

  • 象征世界和平,今后就用这个 LOGO?

  • Facebook 推出 Lasso,这是要正面刚抖音了

  • AI 画作的首场拍卖会确定了时间,10 月底佳士得将带来历史性的一刻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每日新鲜

中国建筑模型博物馆,上海 / Wutopia Lab

贡献者: 仙草奶冻 来源:gooood 时间:2周前 热度:

一个巨大的未来城市模型

Wutopia Lab 以预言未来城市的方式完成了的中国第一个建筑模型博物馆。

▼项目概览

pic_002.jpg

模型里的模型 | Models in model

看东京的模型仓库,业主希望在这个博物馆里展示所有中国当代知名建筑师的建筑模型。当我翻看模型仓库的照片时,一个灵感闪电般击中我。既然博物馆集中展示的是各种建成或未建成项目的建筑模型,那么如果以宏观的视角观察这些千差万别的项目,然后一旦悬置它们的地域和时间的差异,它们其实可以一起构成一个世界。于是,我决定把整个博物馆设计成一个巨大的未来城市的模型。而这些收集来的模型就是这个未来城市肌理上的不同的构成部分,它们各自发散性地预言着不同的未来。这样的模型博物馆才是具有建筑学意义的,这就是 Models in model。

▼整个博物馆被设计成一个巨大的未来城市的模型

pic_003.jpg

1909 定律 | 1909 Theorem

东京的模型仓库货架上密密麻麻的模型让我想起了库哈斯在《疯狂的纽约》里引用的漫画家 A.B Walker 在 1909 年三月在杂志上发表的漫画。库哈斯认为这代表了一种对摩天楼的乌托邦想象。2011 年,我关于垂直城市的博士论文里引用了库哈斯的这段文字和图片。我认为 20 世纪初从欧洲到北美对摩天楼的各种想象形成了垂直城市的雏形。由此激发我要把博物馆设计成一个关于未来的垂直城市模型

▼区域分布示意

pic_004.jpg

《看不见的城市》中轻盈的城市之二中提到的完全建筑在高脚桩上的珍诺比亚帮助我确定了未来城市的基本架构。我希望作为城市一部分的模型是漂浮在这个未来城市的界面之上的。但我不想具体化这个未来城市的形象。为了突出的是建筑师们的建筑模型,这个城市应该是抽象的。最后我决定用高脚即直径为 32mm 的圆杆作为基本元素来构筑这个未来城市, the Last Redoubt(名字来自于 1912 年的科幻小说 The Night Land)。

▼直径为 32mm 的圆杆作为构筑城市的基本元素

最后的堡垒
The Last Redoubt

看不见结构的建造 | A construction with invisible structure

我们总共用了 5653 根钢管建造了 Last Redoubt 这个垂直城市。我把结构柱和装饰柱在尺寸和视觉上设计成一样来刻意削弱结构的存在表达。这些钢管连续形成序列后又成为垂直城市不同区域的分隔界面。

▼5653 根钢管建造的垂直城市

pic_007.jpg

Last Redoubt 同时具有人和模型的两种尺度。在模型的尺度上,Last Redoubt 有十几层高,所有的模型承板都是悬挑焊接在圆杆上的。不同的模型坐落在不同高度上的承板上,它们同时塑造 Last Redoubt 的形态。在人的尺度上,博物馆有个穿越各个展区的夹层。夹层是用悬吊的方式建造,吊杆一样是直径 32mm 的白色圆形钢管。我把夹层隐藏在钢管形成的界面中是为了避免在视觉上让两种尺度发生冲突。参观者可以隐秘地穿行在模型之间来观察模型。是作为博物馆重要的体验流线,同时它也是作为模型的 Last Redoubt 立体交通系统的一个部分。

▼不同的模型坐落在不同高度上的承板上

pic_008.jpg▼夹层空间pic_009.jpg

卫城 | Acropolis

我用 20 世纪初美国画家 William R Leigh 所创作的关于未来城市的幻想绘画作品——Visionary City 来命名入口大厅,它是 Last Redoubt 的卫城。Visionary City 更像一个空空荡荡的旷野,只有 the Stacks(叠城,头号玩家)孤零零地矗立在一侧,Stacks 上的建筑沉默不言。不过当四周的玻璃通电后,玻璃背后的宏大的垂直城市突然出现在你周围,地面上会出现投影掠过这个世界的惊鸿,幻觉才是真的 Visionary City。

▼Visionary City: 入口大厅

▼叠城(头号玩家)pic_014.jpg▼细部pic_015.jpg

3 个主区域 | 3 Main Zones

Last Redoubt 的内城也是博物馆的主展区分成三个主要部分。分别为 Tijuana(星际牛仔),Ironia(来自于铳梦里的 City of Iron,我觉得名字太长就改成了 Ironia)和 Pod bay(2001 太空漫游)。Tijuana 和 Ironia 的差别在于根据原始平面尺寸而采用了不同的排列方式。Pod bay 类似城市的广场,是 Tijuana 和 Ironia 两者的交汇空间。

▼Tijuana(星际牛仔)

▼Ironia(铳梦)

▼Pod bay(2001 太空漫游)pic_022.jpg▼细部pic_023.jpg

1 座神庙 | 1 Pantheon

原始平面的西南角有个圆形空间。我们决定用它作为 VR 展示,休息或者会谈之用。它是博物馆唯一的一个社交空间,仿佛城市的 Pantheon。尽管我以 The Thunder dome(疯狂麦克斯)来命名它。但它是个被光洁光线所笼罩的平静的场所。

▼The Thunder dome 圆形空间(疯狂麦克斯)

pic_024.jpg

意外的致敬 | An unexpected salute

在 dome 一侧是进入夹层的楼梯。我原本把楼下的空间设计成储藏间。但当我站在这个房间里,我原本为了减轻夹层重量而把楼板变成了穿孔板,结果光线漏过空洞悉悉索索地洒进房间。这光线让我心头一动,我决定把这设计成一个特展厅,我把它命名为 Tyell,向伟大的《银翼杀手》致敬。

▼Tyell 特展厅(银翼杀手),

▼楼梯 pic_027.jpg

3 个神圣空间 | 3 Sacred Spaces

Last Redoubt 是作为完整的方形城市嵌入到原始平面中,它和凹凸进退的原始平面之间形成一些零碎的边角空间。我用红黄蓝三色标记了这三个空间作为特别的展出空间。他们同时作为这个城市的神圣空间联系着作为 Last Redoubt 的建筑模型博物馆和真实世界。红色是 Olympus(苹果核战记),蓝色是 Asgard(雷神),黄色是 Arrakis(沙丘)。它们其实也象征了一件事,纯粹的空间终究要突破界限更华丽地拓展未知的领域才能持续性发展。

▼Olympus(苹果核战记)

▼Asgard(雷神)

▼Arrakis(沙丘)pic_034.jpg

3 个空港 | 3 Harbors

原始平面上有 3 个阳台,我可以置之不理。但我觉得任何伟大的城市和文明一定会拓展它的边疆去探索未知。我把这三个阳台看成 Last Redoubt 的三个航空港上的飞船。他们分别是 The Eclipse(星球大战)代表着征服的野心,The Covenant(星际迷航)代表了好奇和探索, 就在 Pod bay 边上的金色 The Serenity(萤火虫)则代表了勇气和运气。 它们证明了我的 Last Redoubt 和小说里等待死亡的 Last Redoubt 不一样,人类终究毫无畏惧地走出堡垒去开拓更广阔的天地。

▼The Eclipse(星球大战)

pic_035.jpg▼The Serenity(萤火虫)pic_036.jpg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午夜之地 | The Night Land

白色的 Last Redoubt 之外就是 Night Land。作为对偶的一组关系,我把电梯厅设计成黑色,仿佛黑夜。夜色中矗立的黑色沉默的巨型城市 The Peach Tree(特警判官)是 Visionary City 里白色 Stackes 的另外一面,它们隔着 Stargate 相互对视,但已经是两个世界了。正对电梯的是巨大的黑色数控墙,可以把信息包括图案显示在上面。它更像是 Monolithic(2001 太空漫游)。暗示了大门背后那个光辉万丈的 Last Redoubt 和 Night Land 的息息相关。

▼午夜之地

pic_037.jpg▼Peach Tree(特警判官)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
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宣言 | Manifesto

我原来想用窗帘将博物馆隔绝成一个完全内向完整的空间。可是当圆杆矗立起来后,阳光仿佛被过滤般滴落在博物馆内,整个博物馆看上去真实又不真实,实体被消解似乎还是存在的。这深深触动并改变了我。

建筑学需要以建筑作为工具去思考人类的未来命运。直面未来,建筑学不能躲到历史,文脉和地域所构筑的果壳后面,而是以这些作为起点去创造更宏大的未来或者是卑微的神灵。坚固,永恒性或许是我们坚持的一种幻觉。但那种开放性,临时性,多样性,偶然性,意外或者短暂的失忆,瞬间的灵感,昙花一现的美丽和轻微的脆弱也是值得建筑学关注并由此创造什么。是的,我把建筑模型博物馆看成一个建筑学的宣言了。

“亲爱的,要做梦就大一些吧。”

▼星际之门


pic_040.jpg



via:gooood.hk

 

仙草奶冻

all about design

评论 条回复
  • stone9 • 2周前

    ping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