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thieu lehanneur 雕塑家具新作 冻结海洋记忆

  • 国际排联“排球国家联赛”全新赛事 LOGO

  • 用光影讲述新时代的空间故事

  • Leonardo Stockschneider and Luciano Ruthes 律师事务所品牌设计

  • 为《创造 101》输送选手的“领誉传媒”品牌升级,启用新 LOGO

  • 麦当劳将在英国和爱尔兰用纸质吸管代替塑料吸管,但这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的事情

  • 进军宠物业的夏普是认真的,即将开售的猫厕所可以监测主子的健康状态

  • 出大事了,星巴克和 Stanley、藤原浩三方联名了

  • Me- O 猫粮包装设计

  • 信仰加强,徕卡带来 C-Lux 和特别版的 M10

  • 少即是多 极简主义迷你手机

  • 索尼发布新机 RX100 VI,“黑卡”也有大变焦了

  • 我们的这份 2018 俄罗斯世界杯攻略,看了你就可以和球迷一起做朋友

  • meyou 猫咪家具再推新品 无缝融入极简室内环境

  • 回收海洋塑料制成玻璃杯套 环保从点滴做起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 Google I/O 描绘的 AI 图景哪是什么“十字路口”,这本身就是必然未来

  • 餐厅与产品的用户引导设计

设计

徐悲鸿与近现代日中美术发展的关联

贡献者: 李剑华 来源: 时间:2个月前 热度:

1917 年,徐悲鸿对日本美术考察半年之旅,尤其对日本近代美术嬗变所取得的成功深受启发,特别是受中村不折先生的艺术的影响,乃至后来,徐悲鸿所倡导的写实主义对中国美术教育体系的建立和观念的拓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上世纪 1917 年,徐悲鸿幸运得到上海哈同花园资助,赴日考察与访问研究的机会。受康有为先生书信推荐,结识了中村不折先生。中村先生向徐介绍了他曾留学法国及巴黎朱利安画院、导师的情况。

东京地球村美术杂志社将于今年内推出徐悲鸿与近现代日中美术发展的关联的专题。特别针对近期中国美术馆在北京举办徐悲鸿作品大展之际,发表徐悲鸿于上世纪 1917 年赴日考察交流期间,结识了日本画家中村不折先生,徐对日中近现代美术发展所产生的关联方面的资讯整理出来,以飨读者。

中国美术馆展出徐悲鸿部分作品选辑。

徐悲鸿作品中国画作品《愚公移山》。

下图:海外艺术家李剑华出席中国美术馆展出徐悲鸿作品大展时留影。

上图 1《田横五百士》。图 2:《愚公移山》(油画)。

徐悲鸿油画作品《徯我后》。

徐悲鸿素描作品 1。

同上。


同上。


同上。

同上。

同上。

同上。

同上。

徐悲鸿与廖静文在一起(怀中是幼年徐庆平)。

徐悲鸿早期油画作品

同上。

同上。

2017 年 12 月,海外艺术家李剑华访问徐悲鸿纪念馆时留影。

下图:海外艺术家李剑华(右 2)访问徐悲鸿纪念馆时,与徐庆平馆长(左 2)、徐小阳先生(左 1)及工作人员(右 1)合影。

中村不折旧居。

中村不折旧居、现东京都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图:馆内中村不折雕塑像。

中村不折旧居改为书道博物馆。

中村不折素描作品

中村不折油画作品

同上。

同上。

廖静文先生与徐庆平馆长合影。


                               徐悲鸿与日中美术发展的关联


·李剑华(海外艺术家)

 


  月前,我去东京都内访问几座国立、私营美术馆从中观摩了不少名作,包括日本国内一些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在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馆藏的展览中有数位早年留学法国研习西洋画艺术油画家。正木直彦、和田英作、藤岛武二、青木繁、中村不折、竹内栖凤、崎广业等。日本近代美术教育的成功转型,得益于日本在明治维新时期美术院校的开设,也得益于日本对国外名师的引入。

  细观藏品,发现中村不折先生采用古典写实手法创作的数件以表现古代人物画为内容的油画作品印象深刻。中村不折(1868--1943),曾在法国朱利安画院学习过素描。初拜拉斐尔·可蓝先生为师,受过严格的素描造型训练。

 

   上世纪 1917 年,徐悲鸿幸运得到上海哈同花园资助,赴日考察与访问研究的机会。受康有为先生书信推荐,结识了中村不折先生。中村先生向徐介绍了他曾留学法国及巴黎朱利安画院、导师的情况。并力荐徐悲鸿一定要去法国留学,尤其要选择巴黎朱利安画院接受严格、系统的素描训练。

  清末民初,随着近代中国社会的大变迁,当时中国美术教育的发展样态复杂而多元,正需要有外来的科技和文化的渗入。1917 年,徐悲鸿日本美术考察半年之旅,尤其对日本近代美术嬗变所取得的成功深受启发,特别是受中村不折先生的艺术的影响,乃至后来,徐悲鸿所倡导的写实主义对中国美术教育体系的建立和观念的拓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观“徐悲鸿作品展”

 

    去年 12 月回京访问徐悲鸿紀念馆时,徐庆平馆长就邀请了我出席今年 1 月中旬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开幕活动。此间正好是由我们地球村美术杂志社策划的“和·当代中国小幅油画作品展”在东京都美术馆举办的时间。

2 月底归国,赶上了展期的最后几天。走进中国美术馆,正厅展出了徐悲鸿先生的巨幅油画《愚公移山》、《田横五百士》、《徯我后》及数十余件中国画、素描、速写及创作草图共计百余幅、标志性和历史价值性的系列作品

二十五年出国前,我曾访问过徐悲鸿紀念馆,对先生数件以表现古代寓意人物题材的巨幅油画、中国画作品印象深刻。徐悲鸿先生集合书画、理论、教育、收藏于一身,不愧一代近现代中国艺术大家!

多年过去了,十余年前徐悲鸿紀念馆特聘了法国油画师对徐悲鸿几件巨幅油画进行过修缮。修缮后的作品如何?却成为我最想了解、最为关注的焦点。我站在巨幅油画作品前停留了许久……

 

在这一过程中,法籍修缮专家对原作的理解深刻,手法极具匠心。尤其对众多性格类型不一的人物及场景的修缮与处理表现极其精到。既能准确地把握原作品的色调,又恰到好处地强调了色彩关系,突出了原作者原创的艺术思想与精髓。

此时不得不让人联想,当下大陆美术馆的现状,相比较发达的国家、世界一流的美术馆,无论从美术馆的硬软件的建设方面,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从国立到私营的美术馆,对美术馆文化的整体建设尚处于刚刚起步、萌芽阶段,尤其对美术馆的运营思路、长远的建设、藏品的购进与理论等方面的建构我们依然缺乏整体规划。美术馆就像是一个“壳体”,只是一座陈列展览的场馆而已,而缺乏真正的藏品。缺少研究、出版、教育、收藏的功能。徐悲鸿紀念馆能从艺术作品传承、国家重要“文化财”的保护需要等方面入手,于十余年前就聘请了法籍油画师对徐悲鸿作品进行修缮与保护工作,此举不失为明智之举。

 

三十年前,我从廖静文先生著《徐悲鸿 -- 我的回忆》书作中认识了徐悲鸿及其作品

此时让人记起徐氏油画作品中,那位民国才女蒋碧微的画像,一张清秀的脸很难想象她的执着和勇气,竟然为一位穷小子,怀抱大志的艺术青年顶着双重的压力毅然出走私奔到日本。她孤独于台北数十余年,其凄美的人生经历真叫人肃然起敬。

 

 

时间回放:

  上世纪 1919 年,徐悲鸿获官费赴法留学研习西洋画艺术,师从弗拉芒格先生。十九世纪后半叶、二十世纪初,风靡的印象派绘画走向衰弱,后印象主义绘画抬头。恰逢这一时期,徐悲鸿遇见了弗拉芒格。大师擅长于历史题材的人物画,其画作不尚细节的刻画,偏重色彩的表现对徐悲鸿日后的创作,风格的形成产生了影响。

 

  经过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完全从封闭的幕府解放出来。早年留欧研习西洋画艺术的“洋画家”,以原田直次郎、藤雅三、黑田清辉、小山正太郎、浅井忠、藤岛武二、中村不折、冈田三郎助、和田英作、国泽新九郎、川村青雄、山本芳翠、久米桂一郎等、组成了日本美术运动的主力军。创建于 1887 年的东京美术学校(现东京艺术大学)作为日本美术教育国粹派阵地,冈仓天心任校长。他主张复兴日本美术,开设日本画、雕塑、工艺专科,打破传统的教学方式,开设了西洋画、素描教学。强化运用科学、透视、解剖人体结构的表现方式训练学生。


   1917 年,徐悲鸿幸运获得上海哈同花园的资助、赴日访问考察的机会。徐带着康有为先生的推荐信,找到了留学法国的中村不折先生。对康先生的推荐,中村先生向徐介绍了法国及巴黎朱利安画院、导师的情况。并对朱利安画院严格、系统的教学方式格外推举。

 

徐悲鸿与蒋碧微寄居于东京繁华的神田地区。这里集中了日本、或世界最齐全的古书、画廊,比过巴黎塞纳河畔的法兰克福和伦敦查灵克洛斯路书店街,享有世界书店之最。徐悲鸿对《日本美术》、《中央美术》、《方寸》等读本产生了浓厚兴趣。从中了解日本、世界美术运动的发展资讯。

 

   归国后,徐悲鸿受聘于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任教。于 1918 年,徐悲鸿随 23 人赴文华殿参观书画展,他感慨:“各国虽起自部落,亦设博物美术等院于通都大邑,俾文明有所展发……”阐明了个人的志愿与希望。其一为己,必求能成可自存立之画品;其二为人,希望能使中国三馆同时建立,包含通儒院、图书馆、美术博物馆,三馆不可或缺。他发表《中国画改良论》提出了改良中国画需融入西洋画的艺术养分,追求写真求实的科学观察描绘对象的创作思路,为近现代中国美术教育提供了有分量、有建设性的理论研究依据。

 

   徐悲鸿到了巴黎进了朱利安画院学习素描,这段经历,对徐悲鸿一生的艺术创作影响巨大。从巴黎留学归国后的徐悲鸿创作完成的第一件《田横五百士》,整件作品以众多的人物场景为主。画面通过不同性格、不同表情的人物场景描绘与刻画,传达出画家深刻的艺术思想及融汇古今中外的绘画精神。在作品中人与景的塑造,强调人物硬边线的造型刻画,透过古朴厚重的色彩,意境深透的画面绘画感,充分展现出徐悲鸿深厚扎实的人物造型功力,有追随法国古典、后印象派绘画重色彩,强化表现,恰好融合古代中国绘画精神的表达,神韵与意境的完美统一。

在完成《愚公移山》创作上,为收集众多的人物画素材,徐悲鸿画了大量的人物素描,及油画习作,了解其创作过程对研究徐悲鸿的绘画艺术具有积极的意义。

  徐悲鸿先生完成了他那个时代,一位绘画艺术大家真正的艺术创作与实践,依然值得我们很好去研究的。

 

 

 

 


 

李剑华

海外艺术家李剑华艺术世界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