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价值 580 万美元的超跑布加迪 divo 震撼亮相

  • Max Bris 精美的艺术字体设计

  • 历时五月精心打造!青超联赛官方 LOGO 发布

  • 华为在南京带来 DigiX 数字生活节,要把线上和线下体验融合到一起

  • 首次提出“青春版”命名的小米,在成都发布了新的“青春版”手机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并启用新 LOGO

  • PANDORA 推出全新生命之谷系列和贵族童话珠宝系列

  • 星巴克终于进入意大利了,米兰烘焙工坊已经正式开业

  • 5 毛特效泛滥的原因,其实和你想的不一样

  • 极简又奢华的 ESSENCE 水龙头设计

  • 索尼“炒冷饭”:初代 PlayStation 将以迷你版形式回归!

  • 苹果发布第四代 Apple Watch 和三款新 iPhone,终于支持双卡双待了

  • 一场属于艺术家的美食视觉之旅

  • 法国公园里特殊的“垃圾清洁工”

  • 虚拟货币变成纸币会是什么样?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 Google I/O 描绘的 AI 图景哪是什么“十字路口”,这本身就是必然未来

  • 餐厅与产品的用户引导设计

品牌

宜家携手 SPACE10 发起共居生活大调查

贡献者: 仙草奶冻 来源:designboom设计邦 时间:7个月前 热度:

在 100 天前,宜家家居的未来生活实验室 SPACE10 发起了一项名为“one shared houe 2030”的调查,该调查希望能够在创造未来生活空间的时候做出更优的设计决定。

16-46-12-50-5.jpg

在 100 天前,宜家家居的未来生活实验室 SPACE10 发起了一项名为“one shared house 2030”的调查,该调查希望能够在创造未来生活空间的时候做出更优的设计决定。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来自于 150 个国家的 7000 多人接受了此次调查,所有结果均被记录下来。在描绘我们未来可能的生活空间蓝图之前,该项研究项目希望能够理解人们的偏好与顾虑,有趣的是,接受调查的每个人都非常愿意与别人分享某些事物。

16-45-20-54-5.jpg

全球的城市正在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扩张
为了探索共居的潜力,同时更好地了解到地球上城市军民的生活,SPACE10 还邀请到新兴的纽约设计组合 anton & irene 一同合作。此次名为“one shared house 2030”的调查,其设计是一张将要在 2030 年面世的共居空间申请表。这张在线表格询问了人们有哪些生活用品与服务——包括厨房、工作室、智能电器、儿童托管以及自驾车是愿意与其它人共享的,还有哪一种共居空间是适合他们的。

16-45-22-39-5.jpg

相信在 2030 年之前,世界上将会有近百分之七十的人口想要居住在城市中

宜家家居的未来生活实验室 SPACE10 说道:“共居在伦敦于纽约这样的大城市中发展很快,我们相信这仅仅是个开始。共享生活将会对数百万人群越来越吸引,因为他们要在接下来的几年在城市中找到合适同时又支付得起的房子。而这就是我们发起 one shared house 2030 在线调查的原因,希望以此能够理解人们心中所希望的共居环境以及他们愿意分享的东西——或者根本不愿意。”

16-45-23-33-5.jpg

为了探索共居的潜力,SPACE10 还邀请到 anton & irene 一同合作

什么让共居变得如此吸引

主要的原因是大多数人们发现分享生活非常有魅力,因为它能够为你创造出与其他人社交的新方式

很有趣,对吧?你也许会认为人们对分享生活是为了省钱,能够公用基础设施或是住在他们支付不起的小区。当时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说共居生活的最大收益是能够享受真正的社会生活

也许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单人住房家庭在低中高收入国家均不断增加,因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婚后不与他们的家人住在一起,而是找到一处属于他们自己的住所,同时离婚率也在不断增长。正因为更多人选择独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此感觉很开心。研究表明我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孤独,因为我们不再有社会归属感,我们不再向我们的邻居问好,这个城市充满着陌生的脸庞。

同时,尽管我们花费很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但是我们的社交网络却比五十年前小很多。根据综合社会调查,无亲密朋友的美国人从 1985 年开始增至三倍。在很多国家,年轻人和老人均感到比以前更加孤单。2018 年 2 月,英国政府甚至任命了一位“孤单部长”。

因此很多人认为分享生活空间非常有趣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简而言之,他们希望感受到自己成为社会团体的一部分,在他们生活的地方拥有社交生活

16-45-23-34-5.jpg

这次有趣的研究项目名为“one shared house 2030” 16-45-24-17-5.jpg

人们希望居住在小型的社区中

调查还表明了大多数调查对象希望能够居住在 4 到 10 人的紧凑社区中。这点非常有趣,因为当今的共居生活公司——包括 the collective、pure house、common and welive——设计的延伸式共居生活空间可容纳上百人。世界最大的共享生活空间 old oak 位于西伦敦,是一个集合了 550 张床铺的塔式大楼。美国公司 ollie 也着手于纽约打造一栋十三层高可容纳 426 张床铺的共居空间。而 welive 目前正在计划在西雅图建造一个 36 层高的大厦,其中的 23 层楼用来提供分享生活。 

这些有着上百个房间以及巨大通用区域的共居空间将会越来越多。然而,根据我们的调查,大多数人们只是希望成为最小可能团体的一部分——4 到 10 人即可。唯一例外的是“有孩子的夫妻”。他们喜欢成为 10 到 25 人稍大群体的一部分——这可能是为了分担照顾孩子的工作量。但是所有案例中,都没有任何人说过愿意与上百位陌生人生活在一起。

16-45-25-70-5.jpg

“申请人们”可以回答网站上关于共居生活的问题

我们想要与不同的群体生活在一起 

另一个有趣的发现是大多数人希望能够与不同背景与年龄层次的人生活在一起。

与宜家一同合作进行此项调查的 anton & irene 设计组的 irene pereyra 说道:“听到大多数人们院系与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我很吃惊,也很高兴。如今,我们都是生活在自己狭窄的信息回音室当中,周围围绕着与自己思维方式相似的人。尽管是虚拟的问题,但是人们的回答是喜欢与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还是让人感到很欣慰。”

调查还要求人们将他们喜欢一同居住的人做排序。大多数人愿意与没有宝宝的夫妻生活或是单身女士生活。最不受欢迎的房客是小孩子与青少年。

宜家智力专家 lydia choi-johansson 曾发起 2017 年家庭生活报告,对来自于 22 个国家的 22,000 多位调查对象进行了调查,了解到人们对于家庭生活的感受。她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孩子经常是家庭生活的冲突来源。hoi-johansson 说道:“从我们的调查中我了解到,当涉及父母教养方式的时候,人们就会变得非常固执。”共居生活模式中的居民也许是觉得他们不得不尊重其它人教育孩子的方式,不愿意干预。“如果你是一个人,与其他人的孩子住在一起就会受他们的打扰,但是又很难跟他们的家长说什么。” 

最大的顾虑是隐私问题

对于大多数调查对象来说主要的顾虑是共享生活就意味着要牺牲自己的隐私。大多数人说共居生活是一种与他人社交的方式,他们愿意分享自己的房子。当时他们还是会担心隐私的潜在入侵,同时坚持要有他人勿进的私人空间

因此该调查结果表面多数人想要同时拥有私密与共享特定用途的空间。choi-johansson 解释道:“人们需要在‘我的’ 、‘你的’以及 ‘我们的’三者之间取得平衡。这次的发现暗示我们将一直会对自己的空间与物品拥有强烈的控制欲望。”

大多数人还洗完能够亲自装饰自己的私人空间,而公共区域则由设计师完成。关于这点有趣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之间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的时代:当地的咖啡店成为了我们的办公室或客厅,我们在 airbnb 上分享自己的房间给陌生人,在顺风车平台分享自己的爱车给别人。在这个时代我们喜欢将生活的方方面面变得数字化,人们接受自己做了什么、吃了什么、说了什么、感受如何以及去了哪里等数据被政府或公司收集后再分享出去。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要一个真正属于我们的私人空间

多数人愿意分享的是公共设施、网络、花园以及工作室,但卧室是禁止入内的。还有很多人不希望分享他们的生活用品以及浴室。
 

16-45-26-69-5.jpg

隐私是共居空间的最大问题

欢迎宠物

民主原则在 one shared house 2030 调查中体现的非常明显。人们希望投票选出新的家庭成员,不想有人为他们做好决定。还有人希望对他们共享房间拥有平等的所有权——2018 年还未曾有此种共享生活空间模型。

潜在的房客最为重要的品质是要干净、诚实、体贴。最不重要的则是方便、有趣、有吸引力。

大多数人还愿意为额外的服务付费——如健康的食物等。

最后,我们毛茸茸的朋友们可以放轻松,人们也许会对很多事情意见不同——但是宠物在 one shared house 2030 调查中非常受欢迎。我们希望新朋友也能喜欢这里的共居生活 

这张在线表格对人们愿意分享的东西与服务进行了询问

只知其果,不知其因 

最后,我们应该说 one shared house 2030 并不是一个科学调查,但是这个“趣味性的”研究形式是为了了解到人们对于未来居住生活的想法。这些数据是定量的,但并不是定性的——也就是说我们只知其果却不知其因。 

除此之外,调查对象们不可能反应一般群体。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七千位调查者,来自 150 多个国家。有 85% 的调查者处于 18–39 岁年龄段。大多数调查者或者为单身或是没有孩子的夫妻,居住在欧洲、北美与亚洲等地。

然而我们相信这些反馈为那些设计共居社区的人们提供了进一步的参考与帮助。

16-45-27-93-5.jpg

隐私是共居空间的最大问题

欢迎宠物

民主原则在 one shared house 2030 调查中体现的非常明显。人们希望投票选出新的家庭成员,不想有人为他们做好决定。还有人希望对他们共享房间拥有平等的所有权——2018 年还未曾有此种共享生活空间模型。

潜在的房客最为重要的品质是要干净、诚实、体贴。最不重要的则是方便、有趣、有吸引力。 

大多数人还愿意为额外的服务付费——如健康的食物等。 

最后,我们毛茸茸的朋友们可以放轻松,人们也许会对很多事情意见不同——但是宠物在 one shared house 2030 调查中非常受欢迎。我们希望新朋友也能喜欢这里的共居生活。 

这张在线表格对人们愿意分享的东西与服务进行了询问

只知其果,不知其因 

最后,我们应该说 one shared house 2030 并不是一个科学调查,但是这个“趣味性的”研究形式是为了了解到人们对于未来居住生活的想法。这些数据是定量的,但并不是定性的——也就是说我们只知其果却不知其因。 

除此之外,调查对象们不可能反应一般群体。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七千位调查者,来自 150 多个国家。有 85% 的调查者处于 18–39 岁年龄段。大多数调查者或者为单身或是没有孩子的夫妻,居住在欧洲、北美与亚洲等地。 

然而我们相信这些反馈为那些设计共居社区的人们提供了进一步的参考与帮助。

16-45-27-93-5.jpg“one shared house 2030”网站 


via:designboom 设计邦

 

仙草奶冻

。。。暂未想好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