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 国际艺术设计大赛—互艺奖 (12 月截稿)

  • “龙城手礼”石龙旅游产品设计大赛创意设计大赛

  • 更好的探索和发现,英国旅游公司 Journeysmiths 新 LOGO

  • 奥迪全新“单双环”LOGO 曝光,未来可能应用于新车型

  • 首次收购制作公司,Netflix 将在新墨西哥州建立新的影视制作中心

  • 今日头条旗下短视频“西瓜视频”再次更换新 LOGO

  • Pocky 百奇创意艺术设计大赛 “奇•愉分享季”艺术嘉年华

  • 被 Banksy 在拍卖现场碎掉的画还是卖掉了,并且似乎更值钱了……

  • 隈研吾的材料研究室 -- 上海站

  • Aesop 带来和 Iris van Herpen 联名的圣诞礼盒,当中还有自家首个家居产品套装

  • 任天堂通过了新专利,可以让手机变身成 Game Boy

  • IKEA 的又又又一个召回,这次是一款可能会掉下来的吸顶灯

  • MINI LIVING 都市小屋北京站 灵感源自胡同

  • 售价 325 美元的超奢华冰块

  • 一场属于艺术家的美食视觉之旅

  • AI 画作的首场拍卖会确定了时间,10 月底佳士得将带来历史性的一刻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 Google I/O 描绘的 AI 图景哪是什么“十字路口”,这本身就是必然未来

访谈

“张飞打印,玩着玩着就走心了” ——访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王文毅老师

贡献者: 再生时代冯旭 来源: 时间:8个月前 热度:

此文为《3D 打印世界》原创,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转载自《3D 打印世界》)《3D 打印世界》——中国 3D 打印行业第一本专业读物(点击可在线阅读) 搜索官方微信账号

从“玛丽莲·梦露”的裙影翻飞到“李小龙”的中国功夫,从中国传统剪纸到古文物的修复,从定个动画到电影周边……“张飞打印”这个在 2015 年诞生于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 3d 打印工作室3d 打印“好玩”的本质发挥了个尽兴,并在业内积累了一定的名气和粉丝,现在更是承担着普及 3d 打印教育的重要使命。而这一切都始于北京工业大学两位“玩心”很大的老师——王文毅和张岩。

本期《3d 打印世界》采访了张飞打印工作室王文毅老师,看他们如何在 3d 打印的这条“不归”路上玩着玩着就玩走心了。

QQ 截图 20180123103852.jpg

十几年的游戏不玩了,改玩 3d 打印

就像明星刚出道时的羞涩自我介绍,“我们是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最新建立的基于艺术与科技结合的 3d 打印工作室工作室的名字是‘张飞打印——不是二哥,是 3d 打印’。”2015 年张飞打印工作室刚成立,名字来源于岳云鹏的相声《阿凡提,三弟电影,不是二哥拍的》,有着北方人特有的幽默感,王文毅老师将这个相声名字稍加修改,就将“张飞打印——不是二哥,是 3d 打印”作为了张飞打印课程展的宣传标语。 

或许是工作室的名字太过别致,又或许是 3d 打印的作品特别新颖,张飞打印工作室头一次参加展会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展会结束后,这个不那么“正经”的名字莫名地深入人心,而那时候喜欢上 3d 打印的同学也成为了现在张飞打印工作室的主要成员。

王文毅和张岩都是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在职老师,十几年的老同事加好朋友,一个教授三维动画和 CG 专业,一个教授数字媒体专业,为什么会开始一起玩 3d 打印

王文毅老师表示,这是一个巧合。“在玩 3d 打印之前,我们一直在一起玩星际争霸(最老版本那种),下了课一般都推一局,解解乏,轻松一下,这游戏一玩就十几年。直到我自己买了一台 DIY 的 3d 打印机。”玩过 3d 打印的人都知道,DIY 的 3d 打印机的质量不是特别好,经常需要修理,“每次张老师喊我打游戏的时候,我都在捣鼓 3d 打印机,他一看我老是修不好,就着急地主动请缨帮忙修。”就这样,两位老游戏搭子一起走上了这条 3d 打印之路,这一玩就停不下来。

虽然一开始,只有王文毅和张岩两位老师在做 3d 打印,但随着他们将这项技术引入自己的课堂教学中,就开始吸引一批对 3d 打印感兴趣、志同道合的同学和朋友。目前,张飞打印工作室作为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实验室,已经是一个拥有十几个人的小团队了,所有的成员都是来自学校的同学和老师。并且还在学校组织了一个一百多人的社团,热火朝天地进行着频繁的社团活动。

尽管自己是工作室的牵头人,但王文毅老师一再强调,“众人拾柴火焰高,我和张老师两个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利用团队的力量才是我们在前一阶段取得小小的成绩的原因所在。”

DSCF1138.jpg

从“任性喜欢”到“走心坚定”

王文毅评价他们俩是“特别任性的老师”。一开始两人凭着对 3d 打印满腔的热爱,由着性子随便来,所有的作品都是“任性”做出来的,以致于当时很多朋友真心地规劝王文毅老师说,“王老师,你们 3d 打印的东西都非常好,但是没有统一性,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没特点,没方向。”而一向喜爱开玩笑的王文毅回应到,“谁说没特点,我们做的作品都有一个统一的特点,就是都是我们喜欢的。”

然而玩笑归玩笑,随着张飞打印工作室的发展,王文毅老师慢慢发现这个工作室已经不仅仅是他和张岩老师两个人的事了,他们后面还跟随着许多的学生,甚至还有喜欢张飞打印3d 打印的追随者,渐渐地,内心的“兴趣”转变成了肩头的“责任”。

王文毅老师感叹道:“我感觉我们的状况有点像电影阿甘跑步一样,后面有好多人跟着我们一起往前跑,但是我们不能像阿甘那样突然不跑了,转身对大家说:散了吧,散了吧,都回家吧。目前我们还真做不到!”

所以后来张飞打印制作的所有项目都是经过团队的头脑风暴,深度设计,再经过独具匠心的制作而成,有许多作品花费了整个团队很多的精力和心血。

3d 打印创作方面,张飞打印做个各个方向的探索,从 3d 打印创意产品、3d 打印影视道具、3d 打印动漫周边、3d 打印创作艺术品、3d 打印装饰装修、3d 打印文物修复、3d 打印定格动画、3d 打印模具开发、甚至到 3d 打印食品、3d 打印乐器等领域。“这个探索过程非常有趣”。

DSC02311.jpg

张飞打印工作室虽然成立才两年时间,对王文毅老师来说却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相对于过去上课、下课、打游戏、回家睡觉这种跳不出想象力的单调生活,这两年张飞打印3d 打印这条路上经历了太多精彩、有趣、无法预料的故事,对王文毅老师来说整个的时间维度变广了。“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是你无法预料的、未知的,有时候你会期待明天的到来,因为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是一定会很精彩。”或许这就是 3d 打印如此吸引王文毅老师的原因,“原来就是想图一个乐,自己感兴趣玩玩就算了,但是现在我把它当成了下半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了。”

但是这种初心其实在一踏进 3d 打印圈就已经在王文毅老师的心中埋下了种子。

DSCF6198.jpg

在采访中,王文毅老师特意给我们分享了刚进入 3d 打印圈的一个非常有意思小插曲。那年 10 月份,正值全球最大的耗材展暨珠海耗材展在同期还举办了亚洲 3d 打印展,王文毅和张岩两位老师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玩 3d 打印玩得不亦乐乎,于是决定去看看别人怎么玩。两人提前一个月购买了北京往返珠海的特价机票,或许因为当时玩得比较入迷,或许是订票时间太过提前,两人只记着是凌晨 5 点的飞机,当天一大早 4 点多赶到机场时,但是机场检票人员特别有礼貌地告知,他们的机票是昨天的。

由于是往返的特价机票,既不能退票也不能坐上回程的飞机,所以只能选择重新购买全价航班,原本花费两千多的一趟差旅瞬间就变成一万多。“当时我们俩面临的选择是,要么灰头土脸地回家睡觉,要么自己扛下这一万多的差旅费,最终经过商量,我们决定马上直飞珠海”,回忆起这个小故事,王文毅老师觉得非常有趣,他认为这是自己走在 3d 打印路上的一个小插曲,总有一天会当成故事讲述给大家听,但他最终想表达的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对我们选择的这条路坚信不疑,如此地坚定!”

合影.jpg

张飞打印科普教育计划

3d 打印好玩归好玩,但王文毅和张岩最主要的身份还是老师,因此张飞打印工作室的目前主要职责是承担学校的教学任务,两位老师不仅在自己的课程中加入了 3d 打印的内容,还申报了一些 3d 打印的科研项目,像今年两位老师负责的一个北京市教委的科研项目叫《3d 打印在艺术设计教学中应用于研究》,另外张飞打印还和企业单位联合开发与 3d 打印的相关有意思、好玩的、有影响力的项目。“我们继承秉承着学校倡导的‘产’‘学’‘研’的思路在运作工作室”。

3d 打印正处于初始发展阶段,整个行业都还未成熟。从意识层面讲,很多人只是听说过和在电视中看到过 3d 打印,还没有形成 3d 打印的思维方式和消费习惯;从技术环节讲,打印的速度,打印的材料,打印产品的精度都没有达到消费级别,而达到这样级别的 3d 打印产品都必须由工业级别的 3d 打印机制作,其昂贵的价格并不能被普通的民用市场所接受。王文毅老师认为,目前对于 3d 打印行业来说最终要的其实是科普和教育,所以他们把张飞打印工作室当前的发展战略集中在这一方面,并且制定出了一个“张飞打印科普计划”。

DSCF6065.jpg

王文毅老师分析,目前市场上已经有很多 3d 打印的创客课程,种类繁杂,数量众多,不过大多数都是根据硬件或者软件开发的配套课程,销售 3d 打印机的厂商会以硬件为中心开发 3d 打印机课程,销售软件的开发商会以三维软件为中心开发软件课程,很少有从教育教学角度和孩子体验 3d 打印的角度出发,开发的创客教程。

根据上述的分析,张飞打印工作室3d 打印体验的兴趣角度、创客创思的角度、寓教于乐的角度、科普的角度出发,在今年推出一套 3d 打印的创客教程。

他们将课程单元化、碎片化、案例化、特色化、科普化,把每个课程进行单元化处理,把每个课程都制作独立的单元,每一个单元都拥有完整的课程标准和课程体系,以及配套的课程资料。

碎片化课程:把单元课程设置成 1 课时、2 课时、最多为 5 课程的碎片化课程,这样可以将所有的单元课程按照每个不同的学校特点进行任意排列组合,变成有特色的系列课程。

单元课程中含有大量的 3d 打印案例课程,从学生学习兴趣出发,孩子们对 3d 打印的体验感出发,开发了许多像 3d 打印二维码,3d 打印皮影戏等案例化课程,在完成课程的同时,让学生们体验到 3d 打印制造方式,在课程中加入科普知识,让学生在体验 3d 打印过程中,自然而然的了解科学知识。

最终还能根据案例课程制作完成相应的 3d 打印创意作品,进行展览展示或是参加创客大赛,再或者作为 3d 打印创意礼物送给自己的父母和师长,培养学生的成就感、自信心、荣誉感和归属感。

最后,王文毅老师总结了张飞打印工作室推出这套 3d 打印创客课程的特点,“不同于市场上的同类产品的特点就是,目前市场上的课程基本都是因为有了 3d 打印技术,通过课程学习这门技术;而我们的课程目的是我们有很多 3d 打印创思创意,利用 3d 打印技术来实现,课程的重点核心是创意和体验。”

DSCF4777B.jpg

今年 3d 打印可以说是波澜不惊,但 3d 打印产业化已经悄然开始。刚刚不久,国家十二个部委联合印发了《增材制造产业发展行动计划》,王文毅老师从几个方面进行了解读:一是前几年的技术储备已经差不多了,该转化了;二是在需求上做应用的引导,国家列出一系列的行业和领域,航空航天、船舶、汽车和生物医疗,值得一提的是教育培训和创意消费等领域,这些和张飞打印所从事的领域密切相关;三是技术开发,把原来军工技术利用市场合作的方式进行军民融合,并且加强资源优化配置和世界国际接轨,做 3d 打印的全球一体化。最后当然还要强调政府职能和党的领导。在王文毅老师看来这基本预示着 2018 年将是 3d 打印的丰收年景,这也是他对 2018 年的期许。

而对于张飞打印工作室的未来,王文毅老师表示,将继续秉承着“一起玩耍”的一贯作风,希望更多志同道合的、对 3d 打印感兴趣的同学和朋友们进入这个圈子,从而影响到更多的人,最终实现用 3d 打印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我们的世界这样一个梦想。

此文为《3d 打印世界》原创,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转载自《3D 打印世界 》)

3d 打印世界》——中国 3d 打印行业第一本专业读物( 点击可在线阅读 ) 

搜索官方微信账号:“3d 打印世界”,新鲜、有料、深度 3d 打印资讯,尽在 3d 打印世界!


 

再生时代冯旭

《3D打印世界》为您提供3D打印全方位资讯内容、搭建研讨交流平台。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