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婆家中餐厅,杭州 / 啊嗯设计

  • 2021 年第 46 届世界高山滑雪锦标赛官方 LOGO 发布

  • Common Curiosity 平面设计作品

  • Jony Ive 重新执掌苹果设计大权是一件好事,但变化可能不会有想象的那么大

  • 有着 300 多年历史的马爹利 (Martell)换了 LOGO 和新包装

  • 情怀永驻还是一锤子买卖——也看罗永浩与锤子品牌

  • Chat with Zeepin Co-Founder Shenbi Xu about the CREATIVE SMART ECONOMY

  • Zeepin’s meetup ended up with bang-up success in Singapore today!

  • Utopian Wonder and Promising Future for Creative Industry

  • 凹凸桌

  • 全自动马桶 catolet 爱宠人士必备

  • PESI studio 打造 creative square 系列 日常家具背后的无线充电技术

  • THIS IS IT 打造温馨小家 轻型家具与交织材料的碰撞

  • 众望所归 谷歌汉堡 emoji 终于正常了

  • 3D 打印塑料袋 摇身变城市家具

  • 餐厅与产品的用户引导设计

  • 三星 Bixby 正式发布,全新 LOGO 设计体现“真爱真 Ai”

  • 亚马逊正式发布全新 Kindle Oasis,也是给 Kindle 诞生 10 周年的庆生

设计

杉本博司、常易、张巍 | 共同的记忆

贡献者: balaja 来源:douban 时间:2个月前 热度:

杉本博司、常易、张巍 | 共同的记忆

法国哲学家和社会学家 Maurice Halbwachs 在 1925 年发明了 mémoire 
      collective 这个词,我把它译为“共同的记忆”。在今天,粗粗一扫历史研究类的文章,总是能看到类似于“集体记忆”的词,虽然被广泛地应用,但对它的理解并不是没有争议的,它的解读也往往需要在众多不同理论框架中选择一个。可是仅仅只选择一个的话,在我们看着这些展出作品的时候,会显得有些单薄。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我们保持一些对“共同的记忆”的朦胧感,如同诗人对待文字一般。

#344, Ionian Sea, Santa Cesarea_35.3×46.3_1990
       共同的记忆就肯定不是一个人的特权,而是一个群体共有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空间的转变、文化语境的变化,这份记忆也会从一个模样变为另一个模样。只是根据记忆的不同,有些变化慢到让人觉得达到了永恒,有些变化却快过了一眨眼。在这根变化的轴上,杉本博司想要找到一些存在,能够从某种程度上超越时空和文化语境。他在动物模型上找到了灵感,因为这些模型能够超越自然给予它们本体的时间;他还找到了海,单纯的海景不仅能够唤起我们的某些记忆,同时它的存在又让任何人类文明显得渺小。很多人都深陷杉本博司作品创造的魅影中,他的海景不仅仅从形态上类似于我们记忆中见到的某片海,更是有一种如梦中相见的似曾相识感,这种感受似乎是从远古时起就在我们的潜意识中一脉相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杉本博司作品中的永生可以让任何一个人微不足道,也可以让任何一个文明变成指尖溜走的一个瞬间。

California Condor_2012
       杉本博司的相片超越了我们生活的当代,和他不一样,常易的名人系列明明确确地唤起了我们记忆中的当代媒体。他拍下了所有人都熟悉的脸庞。Halbwachs 说过,记忆依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作用力,一个人和他 / 她群体成员中的接触决定了这个人记忆的内容。换句话说,记忆的内容变得不重要了,决定内容的是记忆形成的过程。常易拍下的名人,有她们荧幕中的角色,有我们在无数广告中看到的图像,还有我们和朋友交流中的给出的评价。常易的作品也可以被看做是一场审问,一场对我们所理解的记忆的审问。我们的记忆揭露的是真实吗?或者说探讨真实与否有任何的意义吗?我们的记忆到底是一个概念还是一个经历?或者说这两者之间本来就没有界限?

历史的历史 History of History_2008 _ 70 × 70 cm
 
      欣赏摄影家的作品可以是一场独自的活动,与他人无关,但是解读这些画面常常需要一些大家共有的视觉代码。在一幅能够系起众人的作品中,我们总是能找到一些熟悉感,作品呈现的可能是一个宇宙中从古至今的存在,也可能是一个被大量生产传播的画面。虽然都是大家共有的记忆,但前者“永恒”到超越了生和死,而后者却瞬息万变到压根寻不着它的踪迹。与此同时,欣赏作品本身又是一次构建新记忆的过程。杉本博司极简的海景画面给真实存在的海加上了一层宁静与永恒,常易或者张巍的“名人”作品,在大众塑造的形象中填上了物化与变异的色调。虽然三位艺术家用了不同的方式,但他们都创造了可触碰的作品,真真切切地存在我们面前。但是,真正打动我们的并不是物质世界存在的真实。康德曾说过,美这个词是给一种努力的,这种努力架起了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桥梁。这些作品中真正的美丽之处就是他们创造了连接物质与精神的网,把我们所看之物接到了一个无形世界之中。

人工剧团 - 大明星 - 奥黛丽·赫本_Artificial Theater - Big Star-Audrey Hepburn _ 100cm x 130cm _ 

艺术微喷_Pigment Print_  2013 
 
      欣赏摄影家的作品可以是一场独自的活动,与他人无关,但是解读这些画面常常需要一些大家共有的视觉代码。在一幅能够系起众人的作品中,我们总是能找到一些熟悉感,作品呈现的可能是一个宇宙中从古至今的存在,也可能是一个被大量生产传播的画面。虽然都是大家共有的记忆,但前者“永恒”到超越了生和死,而后者却瞬息万变到压根寻不着它的踪迹。与此同时,欣赏作品本身又是一次构建新记忆的过程。杉本博司极简的海景画面给真实存在的海加上了一层宁静与永恒,常易或者张巍的“名人”作品,在大众塑造的形象中填上了物化与变异的色调。虽然三位艺术家用了不同的方式,但他们都创造了可触碰的作品,真真切切地存在我们面前。但是,真正打动我们的并不是物质世界存在的真实。康德曾说过,美这个词是给一种努力的,这种努力架起了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桥梁。这些作品中真正的美丽之处就是他们创造了连接物质与精神的网,把我们所看之物接到了一个无形世界之中。
 

人工剧团 - 大明星 - 安吉丽娜·朱莉_Artificial Theater - Big Star-Angelina Jolie _ 100cm x 130cm 
_ 艺术微喷_Pigment Print_  2013
 
概要
      摄影作品一定是物质世界的真实写照吗?社交网络里朋友发的生活照大部分时候离事实还不太远,报纸上的新闻照尽管片面大部分时候也是真实的,但是在杉本博司、常易和张巍三位艺术家眼中,摄影通向的是一个无形世界,是一个记忆的维度。就像杉本博司的海,人们看到的不是海,而是梦境中的一个画面,记录下了从远古时期就传承下来的人们对海的记忆。就像常易拍摄的名人系列,观者看到的从来不是明星本人,而是大众记忆中她们的一幅幅荧幕画面。就像张巍的《人工剧院》系列,用全世界都熟知的面孔却揭示了大众记忆构成的本质——不过是媒体拼凑来的制造品。此次杜若云章画廊的摄影第二季“共同的记忆”集结了杉本博司、常易和张巍三位摄影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通向了我们记忆中的哪个角落呢?是对宇宙的认知,是对一部电视剧的回忆,还是一份探讨意识本身的思考?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