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汽安悦进校园,给小鲜肉们充个电

  • 如恩工作室打造极简灯具 向大师经典致敬

  • 喜迎鸡年的设计除了DIOR和苹果,还有石大宇的「鸡」杯

  • Prada《Pradasphere 星球普拉达》

  • 星巴克和微信的进一步玩法来了,给朋友送咖啡的“用星说”是这么玩的

  • 开源社区Mozilla发布最终版LOGO 凸显网络特质

  • 单项奖金30万,总奖金233万,七月的设计大赛果然辣眼睛

  • 十年后,他们再次征集吉祥物,但这一回,情况有了很大不同

  • Sweet Monster甜品店品牌形象设计

  • elago复古计算机底座 为苹果手表量身打造

  • 波兰的“清华”:华沙理工大学启用新LOGO

  • CES 2017:宝丽来带来一堆 3D 打印机和无人机,全新拍立得“pop”才是亮点

  • 全球颜值最高的斑马线,能阻止你闯红灯吗?

  • 便签时钟 / 一融设计

  • 大学生用超声波扒光雾霾衣服 让PM2.5无处藏身(求量产)

  • 科技改变世界:一张由塑料和织物构成的可编程的“纸”

  • 有了它,你的赖床又有了理由

  • VR还能这么玩?索尼和Valve的最新产品让虚拟更真实

Design

alessi品牌in-possible未投产项目展亮相三年展设计博物馆

贡献者: balaja 来源:designboom 时间:4周前

近日,米兰三年展设计博物馆(triennaledeignmueum)和alei博物馆共同推出了“aleiin-poible(alei未投产)”展览。


23-16-27-82-8.jpg       近日,米兰三年展设计博物馆(triennale design museum)和alessi 博物馆共同推出了“alessi in-possible(alessi未投产)”展览。展览按照设计年代展出了完成于二十世纪20年代至今的超过50个设计项目,尽管均出自意大利与国际知名设计师及建筑师之手,这些设计项目却从未投入生产,设计师包括ettore sottsass、achille castiglioni与aldo rossi(阿尔多·罗西)、philippe starck、zaha hadid、patricia urquiola、ronan 与erwan bouroullec兄弟。

       本次展览在米兰三年展设计博物馆举行,由以色列霍隆设计馆的galit galon 和alessi品牌的francesca appiani共同担任策展人,两位策展人都选择着重表达原本设计的观点。这次展览的主角并不是已经投入生产的作品,而是那些从未有机会离开设计工作室进入市场的设计。这些设计作品无法投入生产的原因不仅仅是技术难题和成本限制,项目开发过程中可能出现多个不可预料的问题,如形态表现方面、风格或情感影响等等都可能导致设计方案无法实现。

       alessi 博物馆的藏品中共包含25000件产品和19000项设计,是现代设计的迷人缩影,也为我们理解设计世界数以千计的表达方式提供了非常权威的视角。展出品包括从未投入生产的项目草图、渲染图、技术图纸、样品原型;首个版本;关于新配色和新表面的研究、印刷品及半成品等。所有展品均展现出工业产品制作过程中多个不同因素的复杂组合,加入资金等实际问题后又会产生更高级别的文化与社会问题。因此设计师与公司的会议便代表了这个过程中最关键的部分。

       然而这个持续公开的对话非常容易受到误差的影响,有时也会有出人意料的情况将“无可能”变为“可能”,在设计项目中这也是非常典型的现象,想要创造革新作品必然需要主动承担结果不确定的风险。这次展览与以色列霍隆设计馆共同主办,而这种合作也强调了连续性——首次展出于2015年在霍隆举行,那次展出之后,有一些项目从“不可能”变为可能,最终投入生产,而其它项目则加入了alessi品牌应用艺术研究实验室典型的丰富多彩的活动之中,为品牌产品研发继续贡献力量。

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作品:按压式过滤咖啡壶,完成于1979年

      阿尔多·罗西与alessi的首次合作发生在二十世纪70年代末期,alessi邀请阿尔多·罗西参加名为“tea & coffee piazza(茶与咖啡广场)”的研究项目。这款按压-过滤咖啡壶便是项目中完成的多个作品之一,咖啡壶盖的形态让人想起阿尔多·罗西在1984年再次设计的那款著名的“la cupola”浓缩咖啡壶。然而遗憾的是,图中咖啡壶的“圆顶”形态却无法适用于需要平面壶盖的按压过滤咖啡壶。

阿尔多·罗西(aldo rossi)作品:折叠椅,完成于1987年

      阿尔多·罗西与alessi的合作关系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70年代末期。在接下来的十年中,阿尔多·罗西设计了多款与alessi公司更加密切相关的作品,这些作品均展现出设计师的优秀品质,与当时的社会情绪达成了高度一致。

       阿尔多·罗西的设计方法受到他建筑专业的深远影响。他从“强烈的想法”(关于形式与表达)出发,将制作细节完全交付于技术部门完成。1987年到1989年间,阿尔多·罗西曾经提出过一款折叠椅的设计方案,但这方案却从而投入生产,这是因为在方案研发过程中,设计师发现另外一家公司已经推出了一款类似的产品。这也是设计行业中非常罕见(幸亏如此)的巧合之一。

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作品:酒店专用器具:冰淇淋杯、烛台与花瓶,完成于1979至1985年

      埃托·索特萨斯为alessi设计的首个项目完成于二十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包含多款“多功能”产品,适合家庭和专业及机构部门使用。为设计这一系列供酒吧、酒店与餐厅使用的高品质产品,索特萨斯听取了热情好客的著名意大利美食家alberto gozzi的专业意见,alberto gozzi也曾与alessi合作共同开发了多款餐具及厨房用品项目。

       考虑到实际制作成本、超高的品质要求及酒店行业操作者文化知识普遍欠缺的情况,该系列设计方案的实行变得异常艰难。也正是由于这些问题,使得该系列中每个分项的实行进程都举步维艰,尽管已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最终其中一些项目仍无法实现生产。

erwan 与ronan bouroullec兄弟作品:“ovale”调味瓶套装及水瓶,完成于2010年

       erwan 与ronan bouroullec兄弟为alessi公司设计的首个作品在2010年发布,产品名“ovale(椭圆)”源自该系列中所有产品的形态。在这一系列的基础之上,bouroullec两兄弟又继续设计了一款调味瓶套装和水瓶。
       然而,由于制作成本过高,同时出台了限制此种类型产品仅可以在家庭中使用的法规,这款调味瓶套装最终无法投入生产。该条法规要求餐厅使用调味料商品自带的瓶子,因此可以明确展示出调味料的具体成分与有效日期。在法规的制约下,这一系列调料瓶的存在意义变得相对渺茫,因此也不如其它具有潜能的新增产品有吸引力。而水瓶设计项目终止的原因则与以上不同,主要由其自身的功能缺陷导致,共包括两点,一是水瓶容量过小,另一点则是其极简设计导致的重心不稳。

acconci工作室作品:茶与咖啡塔,完成于2002年

       2003年,alessi展出了开始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一项由allessandro mendini 策划的创新设计项目的成果。这一名为“茶与咖啡(tea and coffee)”的项目共有22为设计师参加,其中包括策划者allessandro mendini本人,每位建筑师都设计了一款茶与咖啡作品,主办方给予设计者极大的自由发挥空间,自由程度之大在最终设计出的21套作品中都有着明确体现,如vito acconci 的作品,该作品在“自给自足世界”概念的基础上设计,将上茶和上咖啡所需的所有元素合并在一起。咖啡壶、茶壶、牛奶罐、糖罐、杯子及茶托连接在一起,通过糖罐和牛奶罐上细小的凹槽共同组成自己的托盘。当托盘组合好放置在桌上时,整个球状组合开始滚动,直至停留在桌边的四处平面之一的地方,再将茶杯和茶托取下,便可开始倒茶或倒咖啡。仅需单手便可将多个茶杯放置在选用的容器旁,恰好占据了多个容器之间的空闲空间。另一只手则可以旋转整个球体,在重力的作用下,饮料便可自动进入容器底部,仅需轻轻一按便可将饮料倒入下方的杯子中。牛奶和糖也按以上方式加入。而由于设计本身过于复杂同时存在操作问题,方案最终并未实现。

greg lynn作品:烧烤架,完成于2003年

      建筑师 gregg lynn一直是所谓“数字建筑”的倡导者,他的设计展现出一种特定实验方法的特征。2003年,他为alessi完成了多个项目的设计,其中一些已投入生产,而未能投入生产的项目中包括一套餐具和一款烧烤架。

       这款铸铁烧烤架的设计灵感来源于贝壳的形态。由于lynn 实验方法及这种方法的潜力使得alessi对他的作品产生了强烈兴趣,lynn独特的实验方法当时曾在美国广泛传播,使得类型学成为大受欢迎的主题。然而该项目最终并未实现,主要由于过高的生产成本和一些功能问题,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铸铁材料过大的自重使得产品运输异常困难。

greg lynn作品:餐具套组,完成于2003年

philippe starck作品:alessi模型小汽车,完成于1991年


via:designboom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6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