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indows 新 LOGO 来了!还有 100 多个新图标正在来的路上…

  • 南亚风情的大象插画 日本 tully’s coffee 咖啡包装

  • 手工制作的饼干品牌 Nina 包装设计

  • 起亚汽车正在提交注册新商标,新 LOGO 即将到来!

  • 2020 年早秋亮相!Louis Vuitton 和 NIGO 带来的联名系列叫“路易威登平方”

  • 深圳机场新 LOGO 曝光,以后可能看不到这只「飞鱼」标了!

  • 第二届服务创新大会即日开幕 大咖云集探讨跨界转型新路径

  • 每周一书:彼得·布鲁克《空的空间》

  • 精致又高端 Cihuatán 朗姆酒包装设计

  • 太阳能拖车鸡舍 散养新选择

  • 诺基亚首款智能电视亮相了,印度市场即将发售

  • “腾讯版”任天堂 Switch 是“锁服”的,你买吗?

  • 又来新题目了!新版《生活垃圾分类标志》标准发布

  • 每日一图:属于芬兰的“MUJI 式生活”

  • 全新非接触式饮水器现身伦敦街头

  • Facebook 推出 Lasso,这是要正面刚抖音了

  • AI 画作的首场拍卖会确定了时间,10 月底佳士得将带来历史性的一刻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品牌

令人两眼发直的 Supreme 它的 Logo 是怎么来的?

贡献者: balaja 来源:logonews 时间:3年前 热度:

Supreme 的 Logo 设计,取自艺术家 Barbara Kruger 的作品原型。


      在拥趸眼中,supreme 的神话并不完全关乎 滑板、衣服的款式和质量,也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打火机、五金工具所带来的“生活方式”噱头。和 Louis Vuitton、Gucci 等品牌一样,supreme 大部分摄人魂魄的精髓凝聚在其红底白字的 logo 设计中:哪怕是一把平淡无奇的扫帚,如果印上了 supremelogo,照样能摇身一变,成为其粉丝眼中不可侵犯的神物。 那到底是谁创造了这个如此简单又充满魔力的 logo 呢?supreme 的创始人 James Jebbia 吗?很可惜,他的确创造supreme 这个名字,但这个 logo 的出处,则另有他人。。

barbara kruger 早年间的代表作品

barbara kruger 早年间的代表作品


barbara kruger 早年间的代表作品

      同样以白色 Futura Heavy Oblique 无衬线字体搭配红底的 supreme logo James Jebbia 曾间接承认,supremelogo 设计,取自艺术家 barbara kruger作品原型。这位 1945 年出生的美国视觉艺术家,早期是一位平面设计师(她曾为 Vogue、GQ 等著名时装杂志的母公司 Conde Nast 担任美术设计师)。上世纪 80 年代,barbara kruger 开始在艺术界展露拳脚。她标志性的作品风格是运用黑、白、红色的 Futura Heavy Oblique 无衬线字体和底板,模仿消费类产品广告的宣传用语打造的一系列口号,并融合在其他摄影师的作品中。比如其著名的“我消费故我在(I shop,therefore I am)”,“你的身体就是战场(Your body is a battlefield)”等作品在发表之际都引起不小的轰动——而这些作品,明显为 supremelogo 设计提供了临摹范本。只不过讽刺的是,barbara kruger作品本是出自对消费主义的质疑,但结果无形中成就了 supreme 的噱头神话。



      Rihanna 戴着“supreme Bitch”系列的棒球帽 尽管 barbara kruger作品supreme logo 之间的明显关联人尽皆知,但无论是原创者,还是 supreme 都一直保持缄默。2004 年,来自纽约的 Leah McSweeney 创立了名为 Married to the Mob 这个主打年轻消费者的街头风格服装品牌,推出的首个系列是印有“supreme Bitch”的字样的 T 恤衫、棒球帽等单品。由于彼时 supreme 早已是名震四方的超级品牌,导致“supreme Bitch”系列一经推出,便极受追捧,在 Karmaloop、Urban Outfitters 等商家、店铺中热卖到脱销。而 James Jebbia 起初对该系列亦颇为支持,甚至将其放在自己于 1989 年开设的专卖街头风格服饰的集合店铺 Union(已于 2009 年结业)中贩售。两者的分裂来自于 Leah McSweeney 向相关部门申请了“supreme Bitch”的商标专利权,这一举动惹恼了 James Jebbia,品牌随后向法院提出诉讼,指控前者的行为属于恶意侵权,要求对方赔付 1000 万美金并立即下架将相关产品。James Jebbia 对此表示:“他们不单纯是借鉴 supreme 了,她打算以此建立整个品牌,借着 supreme 的名气卖那些低劣产品”;而对方的回应则暗指 supreme 的控诉是贼喊抓贼:“barbara kruger 有幅作品的标语是:我的沉默让你安逸(Your comfort is my silence),我觉得他们的安逸,就是让我在这场案件里闭嘴”。此外,Leah McSweeney 说自己没有能力负担 25 万美元的律师费,而对方对此也心知肚明。

      Married to the Mob 网站上仍在售卖的”Bitch”系列,已经没有了“supreme” 如今,Married to the Mob 品牌继续跃于市场中,但原先的“supreme Bitch”却只剩下“Bitch”字样,不过仍然是 supreme 风格——准确说,是 barbara kruger 风格。

      Twitter 上疑似 James Jebbia 发出的挑衅帖,但随后被本人否认 “supreme Bitch”事件过后,barbara kruger 首次对媒体公开表态,她在写给 Complex 的邮件中说:“真他妈是一场闹剧,我的作品本来就是关于这种可怜又愚蠢的举动,我等着他们,等着他们有天一起到法院告我侵权!”。幽默的是,barbara kruger 写下这段话所使用的字体,正是 Futura Heavy Oblique 无衬线字体。更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接踵而来,Twitter 上一个名为“James Jebbia”的账号转载了 barbara kruger 的表态,并写到:“我们和 Leah McSweeney 的官司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品牌,接下来就轮到和你了”。不过随后 James Jebbia 对此予以否认,称该账号并非自己所开。 显然,barbara kruger 在这场 supreme 商标案中是绝对的原创者,但不要忘了,她本身也是一位挪用艺术(Appropriation Art)派艺术家(其作品中大量使用过来自他人的摄影作品)。而所谓挪用艺术,顾名思义,正是建立在对其他艺术家原作基础上的二度创作,或者将移花接木。这种于上世纪初期流行开来的艺术形式,在毕加索、杜尚等名家的作品种都可寻其踪迹,而由 Andy Warhol 笔下的 Campbell 牌罐头和可口可乐所引爆的波普艺术,也深受挪用派艺术影响,更不用提诸如 Jeff Koons、Richard Prince 等有着明确“挪用”倾向的后辈。但关于“挪用”与“抄袭”的界定,却向来难以一锤定音。

      My Other Bag 以 Louis Vuitton 手提袋、Fendi 挂链为图案的印花帆布购物袋 挪用艺术在时装界同样大量存在,以恶搞 Goyard、Celine、Louis Vuitton 手袋为特色的帆布购物袋品牌 My Other Bag。Louis Vuitton 以侵权为由状告对方,却落了个败诉的结果。审判此案的法官认为 My Other Bag 的行为属于二度创作,不牵扯稀释商标权等法规。


      名为“supreme_copies”的 supreme 粉丝 IG 账号上,分享关于该品牌历年之作的原始出处 街头风格服饰的流行,同样再度引起关于“借鉴”和“抄袭”之间的讨论,特别是相关品牌的美学理论中,向来视此为对某种文化标签的致敬。名为“supreme_copies”的 Instagram 账号,一一列举了过往年间的 supreme 单品的原始出处,从中可以发现该品牌的借鉴素材途径是如何广泛且不同寻常:包括杂志内页、古董广告、其他品牌生产的户外服饰到电视剧中的角色戏服无奇不有。其中一些完全不存在二度创作的痕迹,supreme 和原作的唯一的区别只有 logo。对此,作为 supreme 狂热爱好者的“supreme_copies”账号作者则对 Dazed 说:“supreme 不欠他们(原作者)什么,很多都是出于对原作者的敬意,这也是街头风格的根基之一”。 但 supreme 的确欠 barbara kruger 一笔,因为正是由于那个取材自后者作品logo,让 supreme 的挪用(或者抄袭),成了其拥护者心目中的“文化情怀”。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