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释放情绪,Liberatorij 品牌视觉设计

  • 台湾设计师 Sean Huang 品牌设计作品

  • 假如梵高突然穿越到了现代​,看到了自己的画在画展上会怎样?

  • 美国跨国连锁快餐「大力水手炸鸡」更换新 LOGO 进驻上海

  • 乒乓球用品制造品牌「JOOLA 优拉」启用新 LOGO

  • 五菱汽车推出银色飞翼新 LOGO,红银两标将存!

  • 设计洞见 | 如何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找回儿童时期的乐趣?

  • 景观设计师王娜:以景观设计之手创建自然城市

  • 拿奖拿到手软!盘点伊奈荣获 iF 设计奖的卫浴好物

  • LEUXS 移动电源设计

  • 什么是“离合器”风扇?

  • 未来风拼木躺椅

  • 免费洗手液分发机现身巴黎街头

  • 摄影:“内在状态”,希腊 / Maria Mavropoulou

  • 介绍纤维素材料实验的趣味“食谱”

  • Aurora -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rand Interactive Design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 餐厅与产品的用户引导设计

设计

设计 为了更好的生活——Arting365 专访韩秉华 苏敏仪

贡献者: yuki 来源:Arting365.com 时间:5年前 热度:

1. 韩秉华苏敏仪:香港经济的飞速崛起是从 70 年代初,在石油危机引发的经济大萧条的背景之下以逆流而上之势开始的,“设计”被视为是香港崛起的重要引擎之一,而您与苏女士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创立了“形意设计公司”,有人这样形容香港的“设计奇迹”:“……我们在一片荒原上耕耘,在崇洋的西风中播种,于自己的土地中植根、汲养、壮大成树木,开化结果。”(香港设计从 70 年代初的默默无闻,到 1981 年 [Design NOW Hong Kong] 展上已能与日本设计并驾齐驱)。您与苏女士的职业生涯亲历了香港华丽转身成为“东方明珠”的伟大历程,身为“香港设计”的缔造者之一,二位认为“香港设计”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给国内怀揣有同样梦想的设计师?

 

韩:香港在设计方面起步比较早,因为曾英国殖民地的缘故,受西方文化和设计的影响比价多,但是,同时我们也存有中国传统的文化。所以,这样来说,当时的香港随着金融商业的发达,衣食住行等多方面都需要设计的参与,因此我们在这方面,较早开始的介入,开始设计。当时的设计也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也有一个责任,就是去教育客户,因为客户不懂设计文化,而我们是专业设计的,所以要慢慢解释给客户听,让他们接受这个设计。同时也吸收外国的文化,相互之间影响。

 

苏:  我们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来到上海,当时这里一点都不发达,我们是看着这些内地的设计师一点点成长,特别是这几年,成长的非常快,所以我希望年轻的设计师,要努力、不断的学习,同时也要有长远的眼光。例如,你是学平面设计,不要只注重于平面设计,也可以多看一些周边的,比如装帧,时装,都是一种很好的学习。

 

 

2. 韩秉华苏敏仪:作为一名设计师、艺术家,您对陶瓷、琉璃有着非凡的热情,并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与时间,对您而言,陶瓷、琉璃这两种材料为何拥有如此巨大地吸引力?

苏老师则钟情于水彩艺术的创作,您与水彩艺术之间一定有非常多的故事,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二。

 

韩:我们都是学绘画的,所以有一定的绘画功底。比如色彩构成,立体构成,平面构成等。在七十年代,刚踏入设计这个行业的时候,尤其是八九十年代,在新加坡工作时,需要比较多的立体的作品,随着不再局限于为客户服务,我们自己更希望,除了平面的表达外,可以用陶瓷等。其实,你用的琉璃这个词描绘,是有一点偏颇的,我更希望称它为玻璃,Glass,艺术的玻璃,但是其中又有传统的中国文化。现在市面的琉璃,太过传统,甚至有点俗气,所以我不是很希望用琉璃这个词。

 

苏:为什么我做丝巾、丝绸呢。其实我一开始也是做平面和服装设计的。后来空余的时间,因为喜欢画画,我更喜欢水彩,经常和韩老师一起去世界各地写生,回来创作一些画作。从 2001 年开始,我们在新天地开了一家店,里面所售卖的都是我们自己设计的作品,例如纸质、陶瓷、glass art还有画。当时也有用我的画印在丝巾上面,这个时候我就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因为感觉水彩和这种丝绸的融合是非常配合的,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自己画一些东西,一些图形,放在丝巾上。然后从 2010 年开始,杭州的一个丝绸集团也邀请我担任他们集团设计师的老师,培训年轻设计师,我自己也开始创作一些丝巾。其实丝巾算是一种穿戴艺术,因为 10 年前,杭州、苏州这种丝绸都是过于传统的,所以当我培训这些设计师的时候,我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有创意,一定要原创,所以我都会给他们一个主题。发展到现在,我还是很喜欢的。

 

 

 

3. 韩秉华苏敏仪:作为设计界双双获得如此大成就的一对伉俪,早在  2003 年,二位便双双获得纽约 Phaidon 出版社评选的世界 100 位平面设计师,那么您二位是如何在设计中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

 

韩:当时 2003 年的时候,那本杂志,有 10设计家,再每位推荐 10设计师,这样一共就是 100 位。这个评选在 03 年的设计界也是有点影响力度。所以我们也觉得很幸运,可以一起被评选上。我们两个人经常会对互相的作品,做出一些评论,她会指出我的不足,我也会对她的作品做出夸奖。其实设计有时候需要一些“冷水”,不能一味的觉得自己非常优秀,需要身边有一个懂设计的人,给你一点小建议,是非常好的。就像我们这次的展览 h&S,有h 韩单独创作的,也有 s 苏单独创作的,同时,组合在一起,也有我们共同创作的。

 

 

4. 韩秉华苏敏仪: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本土设计师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去直面国内外的各类客户,他们也会面临当年国外设计师来中国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如何将自己的价值观推销给客户”,这一方面您有何经验可以分享?

 

苏:其实我们觉得还是要像我们那个年代一样,去教育客户。这几年许多年轻的设计师,很多时候会遭到客户的不尊重。这是一种很强的考验。现在很多客户会这样说“诶、你们先做吧。客户随随便便一说,设计师却拼了命去完成,去设计,但是完成的时候,客户却说这个设计我不要了。这其实是对设计师有一个很大的影响,所以首先,设计师本身要非常努力,去外面多看看,然后建立自己很强的个人风格,然后要客户理解你。这样客户才回去找你,由被动化为主动。

 

韩:我们年轻的时候,有不同的客户,有些客户下面还有自己的客户,比如他们产品的消费者,所以不仅是客户本身接受设计,还要客户的消费群也要接受。所以设计师要知道,我们所面对的是一群什么人,而不是单方面的,需要去了解整个市场,什么层次,不能说是非常艺术性的,不能够一味的把自己理念带入。

 

 

5. 韩秉华苏敏仪:尽管上海成为“设计之都”已经有些时日,但显然上海市民对于这个身份并没有特别“买账”(认同),而香港则常年是“世界最具竞争力城市”桂冠的有力争夺者,您认为上海在哪些方面需要继续努力?

 

韩:由于很多因素,上海的设计停顿了一段时间。曾经,上海的设计也是远超于香港的。当我们八十年代来上海的时候,真的是,所有的衣服都是黑乎乎的,但是晃眼三十年过去,现在上海也是发展的非常棒。我觉得的是从基础教育抓起,小学、中学就慢慢开始培养对美的要求,对设计的欣赏力度,不单是设计,甚至是对整个社会的看法,这样才会慢慢提高。

 

 

6. 韩秉华:福田繁雄曾这样形容您的设计:“……我们可以一窥(韩秉华)卓越的设计如何可以跨越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甚至一个人类社会之间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那么您认为在弥合意识分歧、解决社会矛盾和传递正能量方面,“设计”有哪些优势?

 

韩:我们从七十年代开始学设计的时候,从书本上来看,从老师说给我们听,就知道,设计是需要提供人类更好的生活。记得有一次,我在北京参加一个时尚典礼,主办方颁发一些设计奖项,其中一个是设计自行车的,另一个是设计豪车的。那我更欣赏是设计自行车的。东西可以卖的便宜点的,能所有人都可以买的起的,而不是设计一个几万的包包。我更欣赏是设计的东西便宜的,又好看的,我觉得这样子才有可能解决社会上贫富之间,财富高度的集中在某一方面的问题。我更喜欢一些设计是大众更需要的,比如公共交通。我觉得设计师该多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7. 苏敏仪:不同于一部分女性设计师刻意模糊自己作品的“性别”,您则是选择将女性的“知性”与“柔美”发挥到极致,福田繁雄如此评价道:“她(苏敏仪)那些细腻的色彩凝聚无疑是在今天滚滚向前冲的全球化传讯洪流中轻轻地抛进了一颗小石子,让我们得到片刻的喘息和惊喜。”您是如何达到一名设计师极致的顶峰,即——用艺术撩拨商业的心弦。

 

苏: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喜欢水彩,因为水彩是一种比较透明的,有浓有淡,轻轻的一种感觉。所以我的作品更适合一种女性化的,尤其是放在丝绸,更加可以把它发挥出来。

 

 

 

8. 韩秉华苏敏仪:如今在世界上的各个领域“中国元素”开始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名字,任何商业项目都可以通过随意的套用一两个中国元素从而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与曝光度,这一现象在西方可以理解,但是在“中国元素”诞生的土地——中国,出人意料的是本土设计师竟然也只是通过堆砌更多的“符号”来拨人眼球,而对自己的文化却是毫无理解。二位作为享誉世界的设计大师,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苏:我觉得中国元素很有特色,尤其是民族的图案。但是一般的设计师,并没有花很多时间,直接把原有的元素拿来用,并没有思考,重新创作,给它赋予新生命,和现代的感觉。

 

 

9. 韩秉华:韩老师与上海可谓有不解之缘,2010 上海世博会形象、公共交通卡等家喻户晓的设计,虽然您的名字“退居幕后”,但只要一说到这些,无人不赞。您对上海有着怎样的特殊感情,这些情感是否会渗透到您的设计中?

 

 

韩:其实我也很荣幸,在上海可以看到一些自己的作品。我是一个中国人,怀着一颗爱国的心来到中国,从 86 年开始,就来上海。上海作为中国最大的商业城市,设计方面可以有更好的发挥空间。我们当时来,并没有说来找客户做生意,1986年我是来参加上海的一个活动,一些培训的,也有去广州深圳参加一些培训。从 90 年代,才来到上海开始一些商业的设计。当时 90 年代初,香港的设计师,也成长的很好,所以说,世博会才会邀请像我这样的香港设计师来参加这样一个世界性额盛会。当然,现在上海的设计师也发展的非常好,不仅有从国外学成归来的,也有本土的设计师,慢慢成长起来。所以,可以从最初参与培训内地设计师,到现在设计上海的一些东西,我觉得还是很荣幸的。

 

 

10. 苏敏仪:苏老师近来经常在江浙沪地区,江南水乡的意境最符合水彩的韵律,您是否会经常从这些自然中获取灵感,创作水彩艺术作品。

 

苏:其实,我本身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并没有很多机会来苏杭这边学习。当时我学的是水彩画,包括一些平面设计的,包装,书刊等。后来才慢慢把水彩的元素,放进实用性的设计里面。最近从 2010 年开始,因为培训的关系,我会比较多的去杭州,所以我对当地的西湖,包括苏州,还有上海的周庄,那种水乡的感觉,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现在的作品,也有这种水乡、飘动的感觉。我自己很喜欢把这些中国传统元素用现代的手法,发挥出来。

 

 

 
 

yuki

Arting365编辑 | 怀抱少女心的天平姑娘 不文艺不清新 秉持细节改变生活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