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面设计师为塞尔维亚共和国设计新国旗,表达和平与容忍

  • 2017(TLD)首届创意设计奖 征稿章程

  • The Brave Union 复古风格插画设计

  • IKEA 的创新实验计划 SPACE10 在伦敦开出系列活动,要探讨未来世界的生存方式

  • 全新互联网汽车品牌“拜腾(BYTON)”正式发布,新 LOGO 亮相

  • 波兰最大财务顾问公司 Expander 启用更为现代新 LOGO

  • 2017 亚洲 3D 打印展一月倒计时,前沿产品逐个数!

  • 在这场“今年最重要的发布会”上,小米带来了 MIX 2、笔记本 Pro 以及 Note 3 手机

  • 乘着时装周的东风,NIKE x Virgil Abloh 在纽约搞了次大事件

  • 米家 wiha 精修螺丝刀套装开箱,这可能是小米这边最容易被忽略的精品之一

  • hs² studio 推出 hammock 铅笔盒与铅笔架可随时转换

  • 让有线耳机变无线的 NEXUM 无线音频放大器 AQUA +

  • restoration station 携手 yinka ilori 打造别样翻新家具

  • dan spiegelmann 移动告解室 释放心中负担

  • 彩虹信号灯亮相洛杉矶骄傲周

  • 交互式字体地图 视觉设计新帮手

  • 会自动贴膜的机器人来了,祖传贴膜的小哥们就要失业了?!

  • 科技改变世界:一张由塑料和织物构成的可编程的“纸”

Hero

服部一成:设计的瞬间

贡献者: weier 来源:网络 时间:2年前 热度:

服部一成,平面设计师、艺术指导。1964 年出生,1988 年从东京艺术大学设计系毕业后进入 LightPublicity。2001 年独立。主要作品有“KewpieHalf”、JR 东日本平面广告,杂志《流行通信》编辑设计、林央子个人杂志《hereandthere》编辑设计、平凡社…

 
 
服部一成平面设计师、艺术指导。1964 年出生,1988 年从东京艺术大学设计系毕业后进入 Light Publicity。2001 年独立。主要作品有“Kewpie Half”、JR 东日本平面广告,杂志《流行通信》编辑设计、林央子个人杂志《hereand there》编辑设计、平凡社 PR 杂志《月刊百科》平面设计,印刷、纸品公司竹尾的《TAKEO DESK DIARY 2006》等。曾获 ADC 奖、ADC 会员奖、东京 TDC 会员奖、原弘奖、第 6 届龟仓雄策奖、每日设计奖等。
 
好的平面设计师总能突破规则的限制,在意想不到的地方让人感到平面以外的深度与广度,服部一成就是这样一位平面设计师,他的设计有对图像、文字的自由处理,他对字体的独特感觉也让人过目不忘,2011 年,他在获得每日设计奖时被评价为“开拓了新的表现方式”。
 

 
中学时代的服部是一个“热爱美术的棒球少年”,长他 4 岁的姐姐是美术大学的学生,在姐姐的影响下,他很早就接触到了平面设计。在西武文化繁荣的 80 年代,每天经过池袋上学的服部,更是受到了街头文化的洗礼,他甚至每月跑到卖场里,取阅资生堂的刊物《花椿》。“非常地向往,对于平面的东西。”
 
在东京艺术大学学设计时,周围的人都拼命地用亚克力颜料画画,服部却对照片、文字的自由组合更感兴趣,他觉得亚克力颜料这种直接让人感觉到创作者体温的方式“太难为情了”,而通过照片、印刷,以及通过机械过程制作的作品才能让他愉快而顺畅地表达自己。他常常流连于银座的画廊,但这一时期的他还处于“非常想做而不能做”的状态。
 

 
大学毕业后,服部进入广告代理公司 Light Publicity,在七八年的时间内,服部都没有做过独立的设计,但这一时期的他却乐此不疲地痴迷于照相排版与字形的实验中,比如模仿、研究细谷严、井上嗣也、仲条正义等设计师的字体设计,打磨着对字体的感觉。充满野心的服部在 Light Publicity 拼命地做过很多设计,有时候有好的创意,但出来的效果却总是让他觉得不满意,他说“好像设计的回路还没有被打通”。
 
在 Light Publicity 工作 10 年后,服部开始接到 JR、Kewpie 的广告设计工作,接着从平面设计师转向艺术指导,当时习惯边做边想的服部很不习惯将明确的理念传达给其他平面设计师和摄影师,使得艺术指导的工作“结果全变成自己在做”。
 

 
服部一成特别喜欢毕加索和达达主义的艺术,那种将活字进行夸张的变形、使用既有的物体创造出的新鲜风格让他着迷。2002 年,服部一成成为《流行通信》的艺术指导,他有意识地以没有网格的方式进行设计,使版面呈现出丰富的变化。《流行通信》被认为是服部一成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他也借此获得了第 6 届龟仓雄策奖。
 
在中学时代,服部的姐姐就将横尾忠则设计的《流行通信》介绍给了他,对他来说,《流行通信》是富有魅力的存在,为了不让它变得“普通”,在制作之前服部一度难以在风格上做出决断。在制作《流行通信》的过程中,他制定了“禁止在细节上赶时髦”的规定,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所谓的“细节决定设计的好坏”,决定设计好坏的并不是纤细美丽的文字或是版面的构成,而是某种更根本的东西。只要抓住了这个根本的东西,即便细节是生硬的或粗鲁的,好的设计也会诞生。
 

 
观看服部一成设计就会发现,他善于抓住瞬间感觉,他在谈龟仓雄策、早川良雄和原弘等设计前辈的作品时,曾用“电影的瞬间”比喻过设计,他说:“在电影评论中有’电影的瞬间’的说法,说的不是故事也不是映像,而是只有在电影中才存在的瞬间。设计中也有’设计的瞬间’,我时常能感觉到。”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