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台北文创记忆中心新 LOGO,以「磁带」为灵感重定记忆

  • “阶梯”系列书架 / nendo

  • 远古的微笑,也是牛逼的微笑!宁波发布全新旅游 LOGO

  • 喜力啤酒更新了包装,进一步强调自己纯麦芽啤酒的身份

  • Mustang 纯电版即将发布?其实是一辆 SUV

  • 男装品牌 Harrow 视觉形象设计

  • 每周一书:彼得·布鲁克《空的空间》

  • 精致又高端 Cihuatán 朗姆酒包装设计

  • 著名品牌咨询公司 Wolff Olins 启用全新品牌 LOGO

  • 家庭浴室全能选手——汉斯格雅柯洛玛 E 淋浴管套装

  • Shizuka Tatsuno 产品设计合集

  • 苹果发布 AirPods Pro,主动降噪和抗汗抗水都有了

  • 每日一图:属于芬兰的“MUJI 式生活”

  • 全新非接触式饮水器现身伦敦街头

  • 象征世界和平,今后就用这个 LOGO?

  • Facebook 推出 Lasso,这是要正面刚抖音了

  • AI 画作的首场拍卖会确定了时间,10 月底佳士得将带来历史性的一刻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设计

2013 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最好的艺术中心

贡献者: jacklu 来源:Hyperallergic 时间:5年前 热度:

几年前,通过 Seven 艺术博览会我观察艺术博览会的方式有点像是评估购物中心一样, 他们似乎更多性地专注于方便, 便于流通和休闲的观念。购物中心和博览会一样,关注于事物之间的直接关联,而不是着眼于包罗万象的主题亦或连接任何有象征意义的方式。那时,我没有意识到博览会并未达到它的巅峰,因为它仍然是有闲阶级的拥泵。每年这个的当代艺术购物中心持续以微妙的方式发展着, 但很快就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几年前,通过 Seven 艺术博览会我观察艺术博览会的方式有点像是评估购物中心一样, 他们似乎更多性地专注于方便, 便于流通和休闲的观念。购物中心和博览会一样,关注于事物之间的直接关联,而不是着眼于包罗万象的主题亦或连接任何有象征意义的方式。那时,我没有意识到博览会并未达到它的巅峰,因为它仍然是有闲阶级的拥泵。每年这个的当代艺术购物中心持续以微妙的方式发展着, 但很快就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起初,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好吧,是这样)讨厌艺术博览会,因为他们的重商主义的方式通过整个 20 世纪我们都还没有习惯。但是现在,我可以平和的对待他们在我把他们看作是一个简单的贸易博览会。缺少高水平的策展经验是艺博会缺失的地方。艺博会就像其他贸易博览会一样,是一个社会和商业的平台。批评家、策展人、甚至是艺术家经常抱怨因为他们感觉到被边缘化,但是艺术对话真的不是重点,关注的焦点转移到销售、画廊的可持续性发展、艺术家的生涯、当然还有艺博会本身。当然,很多艺术博览会指出他们并未如此,事实上,他们就是这样,但是他们也并不完全是展览而已。
 
下面是我在迈阿密海滩艺博会发现最好的 12 件艺术作品或者陈列,在探索艺术购物中心中艺术品与陈列的边缘最好的诠释。
 
 
巴塞尔迈阿密艺术博览会上当你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展位上小驻一会儿,你会感觉到自己正在穿越中国公务机关办公的核心地带,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它们的肺部。艺术家王郁洋把整个展位用他 2013 年的新作品《呼吸系列 - 财务办公室》来呈现——一个看上去正常的办公室,但是里面的每一个物件、装饰、家具都在呼吸。
 
 
Jim Drain & Naomi Fisher 的作品“ 工作天堂”, 是隐藏在迈巴塞尔阿密海滩博览会, NOVA 展区的一个小酒吧和装置,这简直是一个小的绿洲和孩子的城堡。在这里有整个展会期间活动的时间表,但是从实际上这是从展会的白色氛围引出来的灵感,并有着简约的“中立”。
 
Pardo 的作品出现在艺术博览会而不是设计博览会使我惊讶,他的装置在 Neuger-Riemschneider 画廊展位继续,看起来似乎像是故意制造的混乱。我建议你有机会可以去一睹他创造的这个空间,没错你可以坐下或躺下。Pardo 的空间在对两种线的考虑下最多可以容纳 49 人。万一你对这件作品感兴趣,那么每件作品都可以单独出售,或者是成组出售。但是上世纪 50 年代的的主题以至于所有相关联的物品都是乌托邦式的。
 
时常探索文化产业的法律地带的丹麦艺术组合 Superflex,回归到早期的事物上。他们注意到一家丹麦公司生产仿冒的由丹麦设计师 Arne Jacobsen 设计的著名的蚂蚁椅。为了规避法律问题,这个公司在很多重要方面改变了最初的设计,但是 Superflex 将这些故意曲解的复制品转换,使其成更接近原作。这件作品不仅仅显示当代版权问题的荒谬,并且扮演了赋予创意灵感的角色,它使一个复制品在某种意义上也成为了原创作品。
 
Versteeg 的数码作品在 Rhona Hoffman 画廊给你在迈阿密国际机场出发时实时更新的现场体验。我问过画廊的工作人员,她和确认这些数据是实时的并且精准的。机场安检通常使我们感觉到安全,但是这件作品却传达一种不安,它使你意识到所谓安全环境中的数据可以很容易的被访问(可能甚至被改变)。这件作品还巧妙的取笑藏家和画廊主,他们似乎没有看到一个真实的迈阿密,一些游客和其他人穿梭于艺博会和各种派对之间。Versteeg 的作品是一种扭捏的公共服务,似乎是在问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这一年,当 Tsivopoulos 代表希腊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他的作品“亭”深深的探究货币与货币兑换的问题。考虑到希腊近年来与欧盟遇到的财政问题,这是一个调整并探索关于钱的小说与事实。他最新的作品是关于一种替代货币的一项提议,其具体形式 手钩的装饰桌巾。这看起来很荒谬,但是它使人们想起了已离我们很遥远的手工制作这一概念。
 
然而今年 Galerie Gmurzynska 展位也许不会像往年一样成功,它由 Richard Meier 设计(地板不错啊)。画廊位于瑞士,从 20 世纪以来专注于二手市场的作品,多年来,委托不同的明星设计师设计展位,包括在 2010 年由 Zaha Hadid 设计的展位。我很惊讶没有人真正改变空间,但再一次,这是一个艺术购物中心,所以有限制。销售才是最关键的,记得么?
 
 
虽然没人说过艺术购物中心包装和字体是类似于宜家风格的,但 Peter Saville 在 Paul Stopler 画廊的装置作品表现了艺术品及其外部装饰的便携性的完美示意。总是喜欢开玩笑的 Saville 的大多数作品不仅有趣,而且买的起。我怀疑如果这些可爱的极简主义的雕塑不作为底座而单独呈现,那么将会引起关于对象和框架的讨论,就像现代主义本身那么古老。
 
以前我们写过关于 Eliasson 的“小太阳”计划,但这是第一次我如此靠近的见到这个可爱的便携式太阳能小生物。仅仅 30 美元,他们说这仅仅需要花费 5 小时就能产生 5 小时的阳光。这样受欢迎的发明在改变人们生活的方面具有很大潜力,尤其是对那些生活陷入贫困之中,并且没有接入电力和其他现代便利条件的区域。Eliasson 看起来像是那种喜欢操纵光和感觉的人,他希望如果可以人们不想在黑暗中便没有人呆在黑暗中。所有收入将帮助那些无法支付费用的人们提供免费的太阳能灯。
 
 
Overton 的木材地板是一件十分荒谬的作品,但是却符合我在迈阿密海滩艺博会探索艺术购物中心的边缘。需要地板吗?来检验一下。就像你所想的,纵然这甚至是有点荒谬,但这确实很好的与空间契合并且并未干涉到其他的艺术作品。Overton 有种特殊的能力可以将一些十分普通而常见的材料巧妙的转换而并未显得过于笨重或过度做作。(说到“过度”,它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做作)
 
我这个艺术史的痴迷者喜欢这件对 1964 年的经典的波普艺术的再创造,它对美国商业化的崛起、艺术与生活模糊的边界和商品的荒谬本质做出了评论。毕竟这是一个艺术购物中心,而你在此不免眼花缭乱。
 
 
我不知道是否 Arcangel 是否是在用他的“Napkin”作为诱饵,但可以确认的是他找到一种解决办法以确保他的作品版权可以活用在任何图像的传播方式,包括印刷品、视频或者线上传播。我可以想象这件作品挂在无聊的办公室内,使其看起来像非艺术作品而类似奇怪公司的层层叠叠的背景墙。

 

 

 

 

jacklu

陆俊毅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