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 DESIGN95 后设计 | 国风“禅意”何处寻?

  • 2020 ICVA 国际视觉艺术理事会奖

  • 废弃电缆轴变身巨型听觉雕塑装置

  • 现代汽车将握手 LOGO 改为「碰肘」呼吁民众保持距离

  • FutureBrand 為 mindfront 曼朗医疗打造全新品牌形象

  • 味全酸奶换新装,LOGO 也有全新变化

  • 程鹏——带着爱去创作的时尚插画师

  • 2022 年杭州亚运会吉祥物揭晓,「江南忆」组合强势亮相!

  • coen car——nendo 最新作品

  • 为了让你的数据信息安全,设计师们开发了 Winston 盒子!

  • Early Bird™是由 Cambridge Consultants 设计的出血监测系统

  • Google Mate 智能社交工具

  • 疫情宅家太无聊? 教你把卧室变相机

  • 壮观!土豪花巨资在沙漠建造 2020 年世界博 LOGO

  • Emoji 新增 117 个表情,其中这三个有可能成为今年最受欢迎表情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 餐厅与产品的用户引导设计

  • 三星 Bixby 正式发布,全新 LOGO 设计体现“真爱真 Ai”

商业

中国烟草博物馆

贡献者: shirley 来源:Arting365.com 时间:8年前 热度:

中国烟草博物馆是经国家批准并由全国烟草行业共同捐资捐物兴建的专业性博物馆,座落在上海市杨浦区长阳路、通北路交汇处,与上海卷烟厂隔路相望,总建筑面积 9617 平方米,设有 “烟草发展历程”、“烟草农业”、“烟草工业”、“烟草经贸”、“烟草管理”、“吸烟与控烟”和“烟草文化”等 7 个展馆。本馆藏品丰富,多姿多彩,具有较高的收藏和研究价值。


中国烟草博物馆

    中国烟草博物馆是经国家批准并由全国烟草行业共同捐资捐物兴建的专业性博物馆,座落在上海市杨浦区长阳路、通北路交汇处,与上海卷烟厂隔路相望,总建筑面积 9617 平方米,设有  “烟草发展历程”、“烟草农业”、“烟草工业”、“烟草经贸”、“烟草管理”、“吸烟与控烟”和“烟草文化”等 7 个展馆。本馆藏品丰富,多姿多彩,具有较高的收藏和研究价值。

    中国烟草博物馆坐落于上海市杨浦区长阳路、通北路交汇处,与上海卷烟厂隔路相望。她是一个以收藏、展示和研究中国烟草为主的专业博物馆。 
  
    中国烟草博物馆精美、庄重、典雅。其建筑外形以大型商船和玛雅神庙为设计理念,构成了长约 80 米、宽约 25 米、高约 30 米的外形结构。博物馆外墙中部镶有长 140 米、高 4.1 米的巨型花岗岩浮雕;馆前矗立了五根直径 0.85 米、平均高度 9 米,刻有龙、凤、狮、鹤、马吉祥物的大型图腾柱。 
  
    中国烟草博物馆展馆分为烟草发展历程、烟草农业、烟草工业、烟草经贸、烟草管理、烟草文化、吸烟与控烟等 7 个展馆和 1 个文献馆。另外,还有报告厅、机动展厅、大型藏库、资料数据库、导游系统以及专供参观者休闲的茶室和烟吧等。 
  
    中国烟草博物馆不仅是一座中国烟草知识的宝库,也是一个集旅游、观光、休闲的极好场所。 
  
    中国烟草博物馆精美的建筑外形以大型商船和玛雅神庙为设计理念,构成了长约 80 米、宽约 25 米、高约 30 米的外形结构。博物馆外墙中部镶有长 140 米、高 4.1 米的“烟华风云录”主题花岗岩浮雕。它以生动的笔法,精巧的工艺将千年烟草发展历程及烟草文化凝固在这幅长卷上。 
  
    矗立在博物馆前的五根直径 0.85 米、平均高度 9 米,刻有龙、凤、狮、鹤、马吉祥物的大型图腾柱,形成了富有表现力的外形特征。除此之外,中国烟草博物馆还有占地 600 平方米的大型藏库、可容纳 150 多人的多功能报告厅、装潢高雅的贵宾室、供参观者参观的导游系统,以及专供参观者休闲的茶室和烟吧等。精美的建筑语言,富有生命张力的建筑符号,给人提供了无尽遐想的空间,置身其间,仿佛是在欣赏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佳作。 
  
    烟草在中国根植流转四百余年,融入社会生活中,  

    并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产生形成了底蕴深厚的烟草文化。本馆通过珍贵的文物、文献、模型、场景、真人蜡像以及照片、多媒体等形式,生动展示出中国烟草文化的历史,诠释了烟草文化的丰富内涵。

    最为有趣的是在“名人与烟草”、“古今烟俗与民族烟俗”以及各类烟具、烟标、画片等展区,你会看到毛泽东用过的烟缸;杨靖宇用过的旱烟袋;明清时期的水烟袋及专为漂流到金澎马祖台湾的稀世烟标“来归”等精品,使你进入一个色彩斑斓的艺术世界。 
  
    走进烟草农业馆,当你徘徊在灯光变幻的客家土楼旁,走近那充满傣族风味的吊脚楼,仔细欣赏和品味一件件折射烟草农业发展历程的文物、文献时,你一定会感受到来自中国烟叶产区质朴的浓浓乡情。作为以烟草农业发展历史为主题的陈列,农业馆通过三大部分的概述,清晰地反映了中国烟草种植的传入与传播、栽培与调制的发展变迁以及专卖专营体制下中国烟草农业发展的显著变化;并历史地反   映了中国烟草农业发展进程中的重大事件、代表人物及中国烟草在农业科技和中外合作等方面的成果。 
  
    在陈列方法上,农业馆综合运用分类陈列法、体系陈列法和景观陈列法等手段,将光、色、声、形 (标本) 和景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以景说事,以物说话,形成了博物馆特有的陈列语言,使主题内容更加凸现。这种集思想性、时代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为一体的陈列形式,无疑是中国烟草博物馆在陈列布展上的一种尝试。 
  
    早在 1988 年,朱尊权、袁行思等 12 位参与《大百科全书 • 轻工卷》烟草分支审稿的老专家们就萌生了一个共同想法——筹建烟草博物馆。他们联名写了一封《为建立烟  
草业博物馆的倡议书》,陈述了 5 项建馆理由。并说“如仅成于思而停于口,不谋诸行动,窃以时不我与,将贻后世之讥,亦遗憾于今日”,希望“总公司统帅全国,率土之滨非烟公司莫属,盛况空前,应有继往开来之举”。 
  
    这份倡议得到了国家局党组的高度重视,次年就着手安排筹建工作。馆址的选择一度由郑州烟草研究院变为北京,最终才正式落户上海。但筹建工作一延再延,经历了较大的时间跨度,原因种种,最大的障碍是认识不一致。有人认为烟草列入国家文物的只有鼻烟壶,就此一项还属于文物中的杂界,成不了什么气候。有人认为烟草在中国的发展历史并不久远,谈得上文物的没有几件,花大力气搞一个博物馆没有必要。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世纪末。这时的中国烟草已不是 10 年前的模样,历经“八五”、“九五”大型技术改造,经历了规模效益型向品牌质量效益型的转变,已得到长足发展。博物馆一事重新被提上案台。 

    筹建
  
    1999 年 8 月 26 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决定,重新启动中国烟草博物馆筹建工作。谈到重新启动的理由,中国烟草学会副理事长任民说,《十五计划纲要》提出“加强科技馆、文化馆、博物馆、图书馆和青少年活动场所等文化设施建设。形成健康向上的舆论环境、文明和谐的社会氛围和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从这个意义讲,建设烟草博物馆和编纂《中国烟草通志》一样,是烟草行业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工程。从社会发展的需求看,博物馆是一种较高层次的文化载体,代表国家文明、民族进步、文化积淀的重要标志,也是传播知识弘扬民族文化传统的重要阵地。 
  
    时任国家局局长倪益瑾为这个博物馆作了个较好的定位:这个馆宜小而专,小而特,小而精,类似日本烟盐博物馆,起到展示、交流、宣传作用。先拟定展览内容,然后再匡算面积。 
  
    相较其他博物馆,中国烟草博物馆建设最大的特点是:白手起家。 
  
    一张纯净白纸,若要涂抹出引人注目的风景,还比较容易,但对于建造一个博大精深的博物馆,则是难上加难。烟草涉及农、工、商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过去不平静的几个世纪里留下了太多痕迹,已融合为老百姓生活习俗的一部分,现在要撒开大网,将其一片一片地找回,谈何容易。在时间洗涿下,那些过往岁月中与烟草相关的片段,还会完好无损地保留到今日,回归他们沪上的新家吗? 
  
    譬如在四川一家卷烟厂征集文物,工作组发现这家烟厂前身是益川工业社,即中国最早的雪茄烟厂。它有一块碑是原益川工业社的石碑,比较珍贵。但一开始烟厂不肯给,说是对职工进行传统教育的极好教材。经过搜集组等各方做工作,石碑的原件交给了博物馆,烟厂复制了一件,仍保留在原处。后来博物馆对该烟厂表示了衷心感谢。 
  
    尽管时间、意识造成困难重重,2001 年 5 月中旬文物搜集工作还是展开了。那一次联络员会议聘请了中国博物馆学会郑广荣副秘书长和复旦大学陈宏京副教授讲授了文物搜集的基本知识和操作要求。搜集工作有条不紊、有的放矢地进行,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烟草学会组织人力、花了大量功夫起草的《中国烟草博物馆陈列大纲》。 
编辑本段千里寻宝
  
    从最初的 2 名文物搜集人员,到后来临时借用的十几名文物文献工作人员,一批老专家、离休人员的加入,联络员制度的形成……整个文物文献搜集网络在慢慢铺开。这场浩大的“史海钩沉”活动,发现了不少热心烟草事业的人物,尽管他们中有的已离开人世。 

    陈瑞泰先生,烟草老前辈。生前积攒的烟草文件无数,他的藏品集中放在山东大学奖励的一套大房子里。如今这套久久无人居住的空房子已是蜘网缠结,尘灰满地。为了抢救这批文献资料,文物组在青岛找到陈瑞泰先生的儿子陈清生,对他说明了来意:正在建设中的中国烟草博物馆急需社会各界的支持,他父亲的这批遗物中可能有比较珍贵的历史资料。于是,冒着炎炎酷暑,陈清生和文物搜集组人员一起来到济南。没有空调,几个人坐在垫着报纸的地上,汗流浃背地清理了两天,才将那堆厚厚的资料清理完毕。从中发现了周总理和陈毅接见烟草专家等一批非常珍贵的绝版照片。这堆资料中绝大部分书籍期刊都捐献给了博物馆,甚至陈老先生自上世纪 50 年代开始记录的日记也借阅了过来。 
  
    高建中是民国时期广告画的收藏爱好者,他的画全部存放在一张很高很厚的大床下面,一张贴一张,保存得非常完好。这些是他自己以几十元、几百元每张的价格从全国各地收罗来的,后来博物馆以 8 万元的价格全部买下来。 
  
    四川卷烟厂是一个已经破产关闭的小厂,本可将厂里的一批文物变卖缓解资金压力。但在四川省局号召下,他们将一批藏品无偿捐献出来。对此,中国烟草学会理事长潘必兴非常感动:“在破产、人员分流和资金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还能为整个烟草博物馆建设作出贡献,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查阅史料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烟草分公司史志办在编撰《大兴安岭烟草志》的过程中,发现了一批珍贵的涉烟历史文献,这引起了黑龙江省局高度重视,魏湘泽副总经理当即指示:“抓住这一重要线索,全力查询黑龙江烟草宝贵的历史资料和文化资源,力求取得突破”。黑龙江省烟草学会随后成立了专门征集小组,深入大兴安岭、齐齐哈尔、呼玛和三江平原,历时 3 个多月,纵横几千公里,终于查寻到一批极其珍贵的历史文件 100 多件,它们大都是各地档案馆的镇馆之宝。这批文物文献的发现,有力地证明了黑龙江省在民国初年就有烟草专卖制度,且弄清了民国时期卷烟吸户捐局、烟酒公卖局、烟酒事务局、省财政署(厅)、警察署(局)等烟酒管理部门之间的关系和历史变革,为研究上个世纪初我国烟草专卖、管理制度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史料。 
  
    千里搜寻,寻根溯源,也使行业加深了对过去发展历程的认识。长沙卷烟厂厂长卢平亲自指挥文物征集工作,走访退休老职工、查阅大量档案资料,她感慨良多:“最伟大的往往是最平凡的。一张张历久弥新的烟标照片,一台台沉寂已久的老式工具,记录了量化的白沙历史,也折射出白沙时间隧道中文化、品牌、科技等方面发展履痕的真实与个性……”

 

shirley

没有个性签名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