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循环矩阵 / Studio OS ∆ OOS

  • 20 款国外饮食推荐和指导的 APP 界面 UI 设计

  • 來自臺灣的 gridesign studio 用竹材打造了一張兼具美感與機能的扶手椅

  • Louis Vuitton 带来了 Objets Nomades 旅行家居系列的新款,看看旅行和家居是怎样融为一体

  • 威马汽车公布全新 LOGO,这么洋气的设计你能打几分?

  • 英国汽车共享平台 HiyaCar 启用新 LOGO

  • 精致的浪漫 | 蒸锅瘾杭州滨江星光大道店

  • 明净素雅 | 億美医疗美容

  • 释放儿童天性 | 柚米乐儿童教育杭州中心

  • 月之神 / Petros Koublis

  • 凹凸桌

  • 全自动马桶 catolet 爱宠人士必备

  • THIS IS IT 打造温馨小家 轻型家具与交织材料的碰撞

  • 众望所归 谷歌汉堡 emoji 终于正常了

  • 3D 打印塑料袋 摇身变城市家具

  • 餐厅与产品的用户引导设计

  • 三星 Bixby 正式发布,全新 LOGO 设计体现“真爱真 Ai”

  • 亚马逊正式发布全新 Kindle Oasis,也是给 Kindle 诞生 10 周年的庆生

设计

一场不谋而合的虚拟选美运动

贡献者: michael 来源:视觉中国 时间:12年前 热度:

  唐朝如果有男“文青”仰慕杨贵妃,可以借丹青妙笔画一张她的画像,对画思人,当然要冒杀头的风险。有了照相机之后,电影女明星的照片海报可以飞入街头巷尾,人们茶余饭后足以品头论足。而 2004 年 12 月的意大利,第一次世界虚拟选美的举行,让我们突然意识到,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正在发生悄悄的变化。技术的改变,让每人都有机会创造一个自己梦想中的完美躯体,你完全有机会在计算机界面上操控她的一切——身材、脸蛋、表情、动作、性格。这些仅仅是用程序代码来表达,而虚拟人物在充斥电影屏幕和广告时段的同时,正在悄悄影响着现实美的标准。深棕色头发,古铜色皮肤,小尖脸,浅色迷离的眼球,这正在成为世界虚拟小姐的统一美学标准,而我们看看自己的周围,这种虚拟人物上的共同特征,却正在与新一代亚洲女孩子们的打扮不谋而合
   


  第一次世界虚拟选美运动
   
  没有人怀疑三维虚拟人物对我们这个时代所带来的改变,从 1997 年的 3D 游戏《古墓丽影》到若干走性感路线的虚拟女主播,动画狂人们找到了电脑让他们创造美女的机会。12 月的意大利并没有什么特色,人们懒洋洋地等待圣诞节与梵蒂冈教廷的祝福。意大利互联网正在这气氛中举行全球第一次“数字世界小姐选美大赛”。全球的三维设计师们都在翘首以待,就如同大多数男性每年秋天都喜欢守在电视机前看世界三大选美评比一样。
   
  这次数字世界的选美大赛没有设立专家学究类的评审团,完全由全球网友通过网络、电话及短信等方式进行投票评选,因而被称为是一次真正符合网络时代公平交互原则的全民选美运动。根据智利肥皂剧女星凯蒂·科瓦列兹科真人仿制的数字美女“凯蒂”以 1.7 万的选票成为冠军,而利用数字技术复活的庞贝古城美丽女奴“庞贝亚”,以及巴西著名三维人体设计师阿尔西·巴蒂斯涛力推的雀斑大嘴俏女警“凯亚”只能屈居二三名。
   
  实际上,这场数字世界小姐选美从 2003 年底就开始筹备,全球数字创作领域的大腕和怪杰们都蠢蠢欲动。集中于来自欧洲、美洲和亚洲的各色人等,其中不乏成群结队的电影幕后英雄,挂着艺术家名头的三维贩子,以及腰缠万贯的游戏设计高手。这些人争先恐后将自己绘制的数字美女上传数字世界小姐的网站上。根据规定,每位参赛者都必须提供女主角高清晰度的迷人照片,并附上她们的出生日期,以及足以让《古墓丽影》中的劳拉·克劳福特脸红的三围数字。这还不算,参赛者还要设计一段女主角走猫步的视频片段,就如同 12 月开始 CCTV1 每天晚上都在表演的那样,周围还需要有类似李咏那样擅长胡扯的虚拟主持人,以及若干目瞪口呆傻鼓掌的观众来增添选美大赛的氛围。这些照片和视频都必须放在选美大赛的网站上,供所有网友观看投票。为了保证数字世界小姐的身家清白,组委会还要求她们必须没有参与过任何色情暴力的视频表演或者游戏,否则一旦发现,即被取消参赛资格。
   
  在整个 2004 年的候选期内,这场虚拟选美一共吸引了 3600 多位候选人,除了最终胜出的三位美女之外,人气较旺的还包括显示卡巨 Nvidia 的蝴蝶女郎朵恩,巴西电信的形象代言人薇比(Webbie),著名游戏《吸血莱恩》的女主角等。与真实世界的选美大赛一样,仿制自真人的冠军凯蒂当仁不让地成为这次数字选美最大的噱头。尤其在拉丁美洲,她的加入使本就酷爱选美的拉美人民,对于数字选美一时热情高涨,当地报纸电台不遗余力地发文声援,而凯蒂的真人原型智利肥皂剧女星凯蒂·科瓦列兹科与丈夫之间伉俪情深的故事,也如花边新闻般到处流传。据说,让凯蒂形象参加数字选美完全是她丈夫的主意,此君认为谈到选美,没有人比他的妻子更漂亮,于是请弗拉维奥·帕拉来用三维重现了她的模样。对于数字版凯蒂是否会在将来的电影或广告中代替自己,真人版的凯蒂表示丝毫不担心。不过人们也许还没有忘记去年 MTV 颁奖典礼上,《魔戒》中的虚拟人物精灵古鲁姆跑到台上与真人演员安迪·塞基斯抢奖杯的搞笑场面,对许多人来说,这可能不只是一个玩笑。
   
  虚拟明星时代的成真
   
  这场数字选美运动背后的策划人叫弗兰兹·塞莱美,是一个颇有商业头脑的意大利设计师。经过这次选美之后,他正野心勃勃地打算开一家虚拟明星经纪公司,把最终胜出的数字世界小姐推销给挂历、游戏、广告和电影公司。据说已经有一位美女登上了《花花公子》的头版。显然,与真人美女相比,数字美女有她们无与伦比的优势,永远不用为皱纹或者头皮屑发愁,不会耍大牌,她们能够同时现身东京、上海、巴黎、好莱坞,而且永远光彩照人。这让人想到了好莱坞电影《西蒙妮》,一个讲述技术创造虚拟女明星的故事。
   
  就在获奖名单公布的前一天,塞莱美还与一家著名的软件开发公司 DAZ 3D 合作,打算推出了一款面向大众的虚拟世界小姐设计套装软件。这款软件套装中囊括了大量三维人体模型、珠宝首饰、时尚衣物,你不需要像那些三维设计师那样苦练建模功底,只要按几个键,就可以改变美女的发型、肤色、嘴型和三围尺寸,简单得就像给 QQ 形象换发型穿衣服一样。通过这种方式,他也许能将他的数字美女们推销给每一个人。意大利人弗兰兹·塞莱美似乎还不满足,他又准备筹备第二届的数字世界小姐选美大赛。他要将这场比赛扩展到电视平台,让全世界更多的人来参与。在接受路透社的采访时他说:“每一代人对于美都有不同的认识,每一代人都塑造自己的理想情人,从古希腊的维纳斯到 60 年代的梦露,而虚拟世界小姐是为了通过虚拟现实寻求当代人对于美的理解。”
   
  毫无疑问,这场还算新鲜的虚拟世界小姐选美运动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了人们对数字美人的新一轮热情,但也有不少专业人士对这场选美运动的质量表示怀疑。英国著名的三维设计师亚当·贝顿就直言不讳道:“不,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美人。”在他看来,无论从技术还是审美的角度来看,这场数字选美运动的参赛者都远远不能代表如今三维人体设计制作的最高水平。
   
  虚拟美浪潮与新世纪审美的不谋而合
   
  当 20 岁的秘鲁小姐玛丽亚·朱莉亚·曼蒂拉在三亚夺得了第 54 届世界小姐冠军时,无数人将这项吸引了全球 2 亿电视观众的活动称为“消费主义与性别歧视的盛典”,但至少已经承认它不再是芭比娃娃流水线了,来自非洲与南美的褐色皮肤、杏仁眼睛和亚麻色头发成为了 T 台上的主角。《Vogue》杂志的一位编辑曾经绕口令般地说道,“如果说琼·施林普顿以瘦削统治了 70 年代,辛迪·克劳馥的健康、金发代表了 80 年代,凯特·莫丝以苍白和流浪气息席卷了 90 年代,那么这个新世纪肯定是属于吉塞尔·邦臣那样全新的全球性性感”。
   
  的确,从 90 年代中后期开始,巴黎与纽约的时尚精英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性感标准修改运动,这不仅是因为诸如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专家南茜·艾特科夫这样左倾的知识分子批判西方借助手中的资本与意识形态霸权,将自己“白皙、金发就是美丽”的审美标准席卷了整个世界,从而使得东西方在审美中的交流变成了单向度的输出; 也是缘于全球范围内的审美疲劳。
   
  正如佐治亚州立大学的妇女研究专家爱莲·科伍德所说,诸如化妆品与时装等奢侈产品,试图通过使第三世界妇女自我感觉糟糕来获取大笔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何推出一种能使她们产生既艳羡又认同的模仿形象是当务之急。“我们反对一种抽象、单一的审美观念。”化妆业巨头欧莱雅公司发言人派里茜亚·佩耶在解释公司为何成立亚洲与非洲妇女皮肤发质研究中心时表示,“较之缺乏新意的西方,我们现在更加关注在亚洲形成的泛亚审美标准。”让我们回过头来再看看虚拟选美吧,深棕色头发,古铜色皮肤,浅色迷离的眼球,已经成为第一次世界虚拟选美的统一标准。
   
  这种“全球性感新观念”的最佳代表或许就是莎拉·莫罕,这位现今最耀眼的超级名模现在已经变成夏奈尔、卡尔文·克莱恩与“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宠儿,她魅力的来源是复杂的血统: 父亲是印度北部旁遮普邦人,母亲则是一位法国与爱尔兰移民的后裔。美国《时尚》杂志评论说,这种奇妙的混合对于锐意求新的欧洲时尚界而言,既颠覆得恰如其分,又对于广大非欧美地区的时尚追逐者有不可比拟的亲和力。同样,吉塞尔·邦臣的巴西与德国混合血统也是她神秘魅力的根源,“她的眼睛与略厚的嘴唇代表来自南美的粗犷与神秘,而棱角分明的颧骨和鼻翼又宣告这张脸孔的欧洲典雅。”曾一手促成这位名模大红大紫的著名时装摄影师马里奥·塔斯提诺说,“与时装成衣所表现的多文化因素一样,现在任何一种单一种族特征的美丽都已经是明日黄花。”这条无情的规则不仅侵袭着米兰与巴黎的 T 台也影响到了任何一位“技术化展示身体”的女性。由于过分丰腴的身材和饱满的脸颊,宝莱坞红星帕里蒂·辛格已经三次在印度小姐选拔中未能进入复赛,《ID》杂志年度评选的全球 20 顶尖超模榜中一半都是混血面孔。
   
  为什么虚拟选美冠军“凯蒂”,现实选美世界小姐玛丽亚·朱莉亚·曼蒂拉,有那么多的外形一致性呢。抛开时尚杂志云苫雾罩、朝三暮四的穿衣与化妆指南,实验室中的科技研究人员正企图利用生物学、心理学与基因分析等技术给出回答。美国加州整容外科医生斯蒂芬·马奎特认为,在绝大多数文明类型中,黄金分割律构建的脸部几何模型都是最美丽的脸蛋。他在采访中解答道:“人们总是试图解释为什么有的脸看起来那么美,但却找不到答案,其实美从数学角度看是可以量化的东西。所有的生命都是生物学问题,所有的生物学问题都是化学问题,而所有的化学问题也都是数学问题。”他在自己的诊所中独出心裁地设立了一套数码扫描系统,在作出诊疗方案之前,每位顾客的脸部都被扫入电脑,并以坐标图形的方式与马奎特的“黄金分割图”进行对照,以此找出他们容貌上的缺陷。而根据马奎特的分析,最符合他“面部黄金分割律”的明星就是伊丽莎白·赫丽。而对于维克多·约翰逊,这位新墨西哥州州立大学的生物心理学专家来说,美不过是大脑对于异性某些共同特征所表现出的生物化学反应,为此他制作了一个“形象光谱”,由一系列逐渐演变的脸部特写构成。在光谱的一端,是一个绝对男性化的形象,然后逐渐开始过渡到另一个极端。在试验过程中,约翰逊让近千名测试者逐一浏览这些形象,并让他们选出最具吸引力的一幅。几乎所有的男性实验者都选中了光谱顶端最具女性特征的形象,并表示她的魅力主要来自她瘦削的脸颊、变高的颧骨,丰满的嘴唇以及圆润的眼睛。“如果我们从生物学的角度看,那么文化在审美标准上所造成的差异是微小的,毛发与皮肤的颜色基本可以被忽略掉。”约翰逊说道,“这些各种族间共通的女性第二性征都可以看作是预先设定的程序,未来的美女从生物学上计算都将是一个路数,它们对于地球上的男性都有强烈的吸引力。”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