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尚摄影展览空间设计,香港 / EBBA ARCHITECTS

  • 2019 上海设计周主视觉设计新鲜出炉!

  • oo 椅 / 0321 studio

  • 法国保险巨头 MAIF 更换新 LOGO

  • 领英 LinkedIn 更新品牌形象,传递温暖与包容

  • 老牌杀毒软件“卡巴斯基”品牌重塑,推出新 LOGO

  • 雀巢和星巴克携手后的第一波产品在香港开卖,内地市场也快了

  • 融入环境的家具 隈研吾合作作品展

  • LVMH 旗下奢侈品电商 24 Sèvres 改名为 24S,要继续推动国际市场发展

  • WWDC 2019 发布会落幕:五“软”两“硬”,都“很香”

  • 苹果更新了 iPod touch,这距离上次更新已经过去 4 年了

  • Redmi 发布旗舰级的 K20 系列,同场还带来了品牌首款笔记本电脑

  • 审美意识觉醒,谁才是第一影响力

  • 想要热门美剧同款房间? 宜家帮你圆梦

  • 公共出气沙袋亮相纽约 不良情绪随时扔

  • Facebook 推出 Lasso,这是要正面刚抖音了

  • AI 画作的首场拍卖会确定了时间,10 月底佳士得将带来历史性的一刻

  • 微软正式发布 Surface Hub 2 是协同工作的未来吗?

商业

欲情色而不得 成人漫画杂志遇尴尬

贡献者: Michael 来源:新浪动漫 时间:14年前 热度:

  2004 年 1 月,日本〝松文馆〞出版社因漫画《密室》遭法院判刑,因为〝情色〞。

  2004 年 3 月,中国首家成人漫画杂志《漫时代》遭读者批评,因为没有〝情色〞。

  2004 年 4 月,《漫时代》拿不下《失乐园》15 万的改编权,欲〝情色〞而不得。

  新浪动漫讯 2004 年 1 月,湖南美术出版社主办的《视觉 21·漫时代》以〝中国首家成人漫画杂志〞的尖叫声冲向市场。2 月,杂志主编李宇平成了名人,平均每天要接受两家媒体采访。3 月,在第十一届长沙书市上,《漫时代》在宾馆外的充气拱门和它炫目的宣传语〝这是一本可以行走的杂志,一种可以尖叫的思想,一副可以发笑的姿态〞,吸引了很多经销商的眼球。4 月 8 日,主编李宇平却非常低调地告诉记者:《漫时代》还处在与读者作者磨合的阶段。原来,该杂志遭遇了不少尴尬。

   欲情色而不得

  毫无疑问,在多如牛毛的期刊市场上,《漫时代》一问世,能赢来众多的关注,靠的是〝中国首家成人漫画〞这个暧昧的噱头。因为吸引人眼球的不是〝漫画〞而是〝成人〞。按大多数人的理解,成人漫画,就是指涉及情色的漫画。像〝成人电影〞、〝成人用品〞一样。但《漫时代》里却没有读者想象中的超尺度的情色内容,于是,3 月,北京多家媒体报道:成人漫画不养眼,内地读者不买账。一些读者向店家反映:《漫时代》挂羊头卖狗肉。李宇平不满,他的〝成人漫画〞是定义为〝给大人看的漫画〞,包括很多成人感兴趣的话题,如婚姻、家庭、事业、战争等,而不单纯是情色。像朱德庸几米的漫画就应该算做成人漫画。李宇平委屈,其实《漫时代》一开始就不排除情色的成分,并计划从第 4 期开始推出去年在网络上红火的情色小说《谁的荷尔蒙在飞》的漫画连载,版权已经买下来,找人创作漫画,结果漫画让人大失所望,只能放弃,最后上了网络恐怖悬疑长篇漫画连载《网灵》。杂志社还计划把渡边淳一的情色小说《失乐园》改编成漫画,可一洽谈,购买版权就要 15 万人民币,只得罢手。即使是情色,李宇平也把《漫时代》的〝情色〞定位于有品位有智慧的情色,但国内成人漫画作者很让他失望。他直言不讳地认为:中国的漫画作者普遍文化水平太低,对生活有很好的领悟很幽默的人又不会画画。两者兼备的人又干别的去了。当然,这和成人漫画杂志在中国是新事物,漫画作者以前没有表现的平台有关。

   欲白领而不得

  从策划开始,该杂志就把主要读者对象定位于 25 岁至 35 岁的白领阶层。而据杂志社做的调查来看,比原来预期的要低龄得多,主要的读者对象竟然是大学生,还有少量的高中生和一些 40 多岁的中年人。据主编李宇平分析,内地成人对杂志的阅读习惯还处在实用阶段,即使像《时尚》等市场上受欢迎的杂志也是以美食、旅游、时装等实用的东西吸引人,而《漫时代》纯粹是一本娱乐休闲的杂志。这和经济的发展水平有关,《漫时代》在上海、北京、广州、南京等大城市的销量就大一些。他认为,另一个原因,成人漫画这种新鲜事物只有新锐的人物才能接受,而中国人的青春期好像特别短,所以,只有大学生喜欢《漫时代》也就不足为怪了。

   朱德庸、几米成鸡肋

  《漫时代》刚创刊,就企图以名家作品来吸引人。据了解,该杂志以每个版 1500 至 2000 元人民币的稿费跟台湾著名漫画家几米、朱德庸、萧言中以及内地有名的钱海燕等签约一年,每期由他们给杂志社创作作品,以保证杂志稿源的水平。但很快,李宇平就感到了尴尬。很多读者给杂志社来信,他们不喜欢看朱德庸、几米等的作品。李宇平很迷惑:朱德庸的漫画,我自己都很喜欢,他对婚姻的感悟经常让人会心一笑。钱海燕的漫画,多有智慧,你看:读书就像男女之事,只能在晚上做,只能在床上做,其妙处不能与人言说。可就是有很多读者说看不懂,不喜欢。几米的绘本都说是成年人的童话,现在又有人说他矫揉造作,无病呻吟。他后来才了解:朱德庸、几米的漫画在书店已经处于滞销状态。针对杂志社与他们一年签约还没到期,李宇平很快进行了调整:从第 5 期杂志开始,把朱德庸、几米等名家的作品控制在 10%以内,增加一些搞笑的东西。

   情色不是唯一出路

  《漫时代》遭遇的尴尬,似乎在告诉我们,作为中国首家成人漫话杂志,它还是个实验品。它读者定位不准,它内容定位不准,它以〝成人〞作为噱头,却只掀起了裙子的一角。但部分读者感兴趣的〝情色〞就是成人漫话的唯一出路吗?日本漫画高度发达到今天,情色发展到〝色情〞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密室》的被判刑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何况,在中国〝情色〞漫画发展的脚步,依赖于文学和电影中〝情色〞的发展,而中国人的含蓄和修养又不能接受完全赤裸裸的东西。在文学领域,对木子美的讨伐也是一个证明。漫画中过多的情色,又涉及到有关部门的监管,又涉及到分级问题,这些都是非常遥远的事情。所以,《漫时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只能把它打造成一本大人都爱看的漫话,而不是大人爱看的情色漫话。《漫时代》遭遇的尴尬,再次验证了一条真理:任何靠〝情色〞来作噱头的东西,都只能获得短暂的效应,无论明星、作家或一本成人漫话杂志。


评论 条回复
扫进你口袋
微信搜索Arting365design 或 扫描二维码

推荐阅读

© 2017 Arting365 Corporation, All right reserved / 沪ICP备05004653